回家||我只是想让你轻松一会

文//紫苏

? ? 吃过午饭我让母亲去休息,我来收拾碗筷,将她的厨房卫生进行了一次彻底大扫除。

? ? 忙完之后拿着手机躺在母亲的床上逛真人网络赌钱平台,母亲正在看她的“专业”书,很专注的样子。

? ? 看到我进房间来,就放下她手里的书,来我身边阻止我玩手机,我刚刷了几下,她就不愿意,只好将手机收起来。

? ? 母亲开始给我讲她信仰的那些我不感兴趣的“***教”的内容,我不听还不行,我没办法拒绝,就开始打瞌睡,她又不让我午睡,各种阻挠。

? ? 还好我灵机一动,说大家去地里干活吧,这样子我不玩手机,也不用听母亲的讲义了。

? 真是个好办法!

? ? 午后,太阳忽隐忽现,半晴半阴,父亲出来阻止大家出去,说太热了,等到下午凉快了再去,而我的热情正在高涨中,哪里听的进父亲的良言相劝呢?

? 于是,我和母亲扛着锄头,带着豆种子,去南岗上的田里锄草,种豆。


? ? 乡间小路泥泞的很,我将锄头扛在左肩,另一只手拿着种子,让母亲空着手走在前面。有我在,尽量减少母亲的负重,让她轻装上阵。

? ? 望着母亲的背影趁机给她拍了一张,母亲从前腰杆挺直,走路风风火火,干活麻利的让人难以置信,如今有点驼背了,脚步也没有了从前的力量。

? 她老了。

? ? 路上遇到好几个在田里干活的村民,有打农药的,喷洒除草剂,有种红薯的,也有锄草的,他们热情的和大家打招呼,顺带着夸夸我的勤快,说我难得回来一次,还到地里帮着干活。母亲就在一旁笑着,而我就有了些许的不好意思,急忙拉着母亲离开。

? ? 这块地只有一亩多点,还被坟头占用了一些,机器没法耕作,只好人力劳动了。母亲把整块的田分割了一下,种上了芝麻、花生、绿豆、红薯,还种了一点豆角。

母亲种的芝麻

花生

快要结荚的绿豆


? 当母亲如数家珍似的给我看她的杰作,我笑她这块地是百宝箱么?一亩田就种了这么多种类,还不算地边上栽的桐树。

? ? 老百姓过日子每一样都是不可或缺的。

? ? 前一阵天气太干旱了,一直高温少雨,我国雨水分布不均,南涝北旱历年如此,南方多地正在水灾,大家这常年雨水欠缺。

? ? 母亲种的绿豆大多没有发芽,种子可能已经腐烂于地下,趁着刚刚雨后的墒情,及时补种是最好的选择。

? ? 这样的农活对我来说,是轻车熟路,完全没有问题的。

? 母亲举着锄头刨一个坑,我就赶快丢下几粒种子,然后掩埋好再接着刨下一个坑,干了一会我看到母亲头上出汗了,就接过锄头我开始挖,让母亲放种子,把轻松的活让给她。


? ? 母亲年轻时候是个固执又强势的人,她总是认为我干活不行,多年来一直这样。小时候放假和她一起干活,没少挨骂挨揍,总是嫌弃我干活这样不对,那样也不好。达不到她的标准。次数多了,我就产生了本能的恐惧,害怕和母亲搭档,也害怕和她独处的时光。

? 母亲是个粗心的人,她很少去关心孩子们的心里,时隔多年,我现在也理解了她,早已释怀了。那个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土地又多,孩子们都小,没人帮着干活,她忙的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顾及到大家。而我又是这么一个不讨喜的人,怎么会得到母亲的表扬呢?


? ? 太阳不知何时又透过云层露了出来,有点热,我手里的锄头越来越重,每举起一下,就有汗珠随着锄头掉落。想着别人也在田里干活,人家还是天天如此,我就这么一个下午,就感觉到又热又累,还特别的口渴。

? 但是我又不敢说出来,怕母亲又要和我抢锄头,我在的时候,怎能还让母亲去干重的活呢?我不吭声,弯着腰一直锄个不停,就让母亲一直丢种子,好在母亲对我现在的干活水平不那么计较了,我把坑挖在哪里,她就很配合的丢几粒豆子进去,两人好像是前所未有的默契。

? ? 没想到最大的芝麻已经开花了,长长的叶子,淡淡的小花,阳光下奋力向上生长,在它的旁边,有些小的禾苗才刚刚出土,好像是晚了一个世纪。

? ? 天气越来越热,母亲说收工不干了,我担心母亲身体,就让她去树荫下凉快一会,我把田里的杂草锄一下再走,母亲很听话的去找了一棵大树,坐下来休息去了。

? ? 我一个人顶着烈烈的太阳,继续在那块杂草丛生的田里,挥汗如雨。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