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

我站在高高的山之巅

一任刺骨的风

穿透我的衣,穿透我的身,穿透我的心

彻骨寒

看脚下,风云怒卷

来到这世,赤裸裸,一身孑然

而今呢,依然,无牵无伴

曾经想

依靠那亘古不化的南极冰川

或者做汪洋中的一只小船

然而

冰川溶化了,大海也翻起了巨澜,

我是那么强大,曾经踏浪而行

我又是那么弱小,压弯脊梁只需叶子一片

蓝天下

我死了

我死于山之巅

我的魂魄上升于云之端

俯看世间变幻,

万千年,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