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目标那才叫目标,看不见的那就是个笑话

有人说: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么为什么每个人都想成为富人,可是大多数都依旧是穷人?为什么每一个年轻漂亮富有才花的女孩都想找到白马王子,可是大多数的遇见的都是平民?为什么每个人都想成为主角,可是大多数都沦为了别人的配角?

每个特定的环境里都必然会出现一位主角,每个时代都会成为一个人的舞台,那么今天的历史在未来又会成为哪个人的舞台。

每个人都有目标,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有的长一点,有的短一点,可是为什么实现目标的人会越来越少?

实现目标,追求成功毕竟是个人应该做的事情,可是为何会转嫁到他人身上呢?

以前人们有点土地就可以养活一家人,以前人们有工作就可以养活一家人,以前人们只要肯努力,还是可以养活一家人?

那么为何发展到今天,变成了一家人养活一个人的局面?

传承的学问有一个很好的特点就是:先天的命运大家无法改变,可是后天的命运却掌握在自己手中。

学问在何时出现了断层,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面对现实,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向命运抗争。

先天的命运大家无法改变,后天的命运又掌控在别人手中,那么改革与起义是不是将成为历史。

每个人小时候都会有梦想,有的想当飞行员,有的想当舞蹈家,有的音乐家,有的编辑,有的农民,有的工人,没有哪一个孩子在小时候对未来没有希望。

可是,当你发现父母甚至都无法负担你的梦想之时,你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梦想愈来愈远,机会一步一步向看不见的黑暗慢慢走去,你还能做什么?

传承下来的学问,有一部分表达的是大家每个人的命运其实是早就注定的。

通过面相,手相,生辰八字,各种各样的特征可以知晓一个人的命运,通过一些资料的验证,大家可以看出这些方法对一个人一生的判断确实有一定的理论依据。

那么假如这样的话,为什么古代的富人孩子一生下来不找人这样看一下决定孩子的命运呢。假如命运不好,早点投胎,假如命运很好,赶快好好培养,那么不是实现家族兴旺的原则了吗?

看得见的目标才是目标,看不见的目标那就是个笑话

既然是个笑话,那么何必去追求这个目标呢,换一个不就好了吗?

小时候的大家总是听人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长大后的大家又有几人成为了龙,变为了凤。

回看历史,几乎每一代的人都固执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可是每一代人都几乎没有成龙成凤的,这是否就是个假象?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在,只要大家想知道目前最有钱的人是谁?最有权的是谁?最漂亮的人是谁?这些资料都是可以查询到的。

可是,假如你知道富豪的子女,当权者的子女,都与你是同龄之人,那么你告诉身边的人你要娶她们为妻,这个目标是否就可以实现?

什么是看的见得目标?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实现的目标我觉得才能算做是看得见的目标。

假如每个人都学愚公一样,那么生命走到尽头都没有看到一点实现的征兆,这样强求有什么意义?

我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兵法,后来学的多了,渐渐才发现了兵法长什么样子。

现在的女孩化妆之后,大家都认得那是大家的朋友,卸妆之后却不知道眼前的是谁。兵法其实只是一个外壳而已,只不过历史上的大师们总是拿看破不说破的理由来愚弄后世。

实现目标必然会运用到大家所知道的兵法,谋略本身就与兵法脱离不了关系,兵法被人们运用于战场,商业,却很少有人可以在生活中运用出来。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游戏,走走过场就得了,当真你就输了,这句话就是我从古人身上看出来的。

运用兵法可以击败对手,那么自然就可以得到想要的权利,实现目标。

兵法没有善恶,只不过有的人用它来行善,有的人用它来做恶。

现在社会上的传销,毒品的流通,各种迷药的泛滥,催收账款的手段,贷款的套路,生意中的竞争等等都可以通过兵法来进行解析。

生活一点都不复杂,只不过大家想的复杂,所以生活也就变得复杂。

看的见得目标才叫目标,看不见的目标那就是个笑话。

我想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这就是我的目标,我要告诉我身边的人。这对于我来说,这个目标看的见吗?

我既然要娶白富美,那么我肯定需要认识符合这个条件的女孩,那么我就需要筛选符合这些条件的女孩。

对于又矮,又穷,又搓的我来说这个目标有点不靠谱。

我都不确定白富美长什么样子。

我先筛选出来这些女孩的信息,确定我的追求对象,再通过调查的方法,知道这个女孩的家庭背景,生活爱好,学习经历,朋友同事,我尽可能的知道她的信息,然后再知晓她对另一半的要求和看法。

用兵法去追求爱情,我觉得诸葛亮肯定认同这种看法。

古代有一点不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决定了女孩的命运,即使运用兵法也不见得能打破这种阶级壁垒。

现在完全可以实现,也有操作的可能。

一般运用兵法确实是对人,可是一般都是夺取资源,很少有人对人使用。可是,时代变了呀,好的婚姻可以使人少奋斗二十年,这是多么大的诱惑?

这样分析下来,追求白富美的目标是不是有实现的可能?是否可以看得见白富美在向你招手?

大多数的情况下,人们只是活在对目标的虚假判断之中,根本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