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入地》第十八章冥界变天

“王爷,据手下来报,说一路跟随你助理,见他去了贾判官那里,又去了魏副官那里,后来又见了兵部吴总兵手下的高队长。”明来到阎王办公室说道。

“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吗?”

“没法凑近了去听,只断断续续听了大概。”

“可有听到什么?”

“张助理先是去见贾判官,贾判官远远看去似有些不悦。只听到张助理在安慰贾判官。”

“具体说什么呢?”

“王爷,无法听清全部,但是张助理说了一句话:你就等着好消息吧。然后见贾判官仍旧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后面又去了哪里呢?”

“他一路尾随,见张助理从贾判官那里离开,又去了魏副官那里,他想凑近了听他俩在说什么,但很奇怪明明就在窗前窃听,却完全听不到里面的谈话声。”

“有发现什么吗?”

“哦,我手下说倒是张助理离开之时,好一阵高兴,还哼起了小曲。”

“嗯?不过,这些也说明不了什么,还有什么其他发现吗?”

“后来张助理又去了兵部那里,和一名队长寒暄了一番。”

“有听到说些什么吗?”

“说是听得不是很真切。”

“这队长是哪一个?”

“王爷,就是兵部高队长。”

“小高啊。”

“嗯,王爷,关于张助理,暂时就只有这些了。”

“那跟踪贾判官有什么发现吗?”

“除了与张助理见过一面,都在忙公务,并无其他。”

“吴总兵那里呢,据报吴总兵也一直在忙公务。

“魏副官那里呢?”

“王爷,跟踪魏副官的人说,除了维持冥界日常秩序,魏副官一般都不外出。”

“那有见什么人上门?”

“除了张助理,已确认其余都是因公拜访。”

“明,你的看法是?”

“王爷,目前,这些信息只能说明这些人都是张助理最近联系过的。这里面有没有同党,不好说。”

“的确,如果所见之人有问题,大家现在也完全没有证据来抓人。明,你觉得这几人之中谁的嫌疑最大?”

“除了张助理,我个人觉得贾判官嫌疑最大,但没有看出他参与这件事的动机来。”

“嗯,至于吴总兵,他治兵严格,而且对我也是忠心耿耿。”

“的确,吴总兵是王爷上任后提拔的。在这些人里只有他可以说与这件事没有任何瓜葛。”

“嗯,你不觉得小高也有些问题吗?”

“元神库案发时竟然没有人巡逻,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一个关键问题。昨日大家都没来得及提审他,不过如若提审了,是否会打草惊蛇?”

“有这可能性,叫你属下密切关注高队长。”

“王爷,我已交代过。”

“你怎么看魏副官?”

“魏副官平日做事也是任劳任怨,他又是冥界的老人了。我想不出他参与此事的动机。”

“嗯,确实还没有证据指向他有问题。”

“王爷,那依目前的证据,大家着重关注张助理、贾判官和高队长。”

“可以。但魏副官那里也要安排人员监视。”

“当然。”

说着,明就退出了王爷办公室,继续处理判官的日常公务了。

“哎,你听说没有,王爷让吴总兵将手下兵卒调防了?”兵部一兵卒说道。

“怎讲?”另一兵卒问道。

“就是把守卫元神库的给调防了。”

“那不是高队长那些人吗?”

“正是。大约因为上次元神库案的原因。”

“怕是去喝酒去了。”

“应该是,不过他高队长怎会如此糊涂。”

明的手下密切注视着兵部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关于高队长的。

“大人。”明一看来者正是自己安排跟踪高队长的属下。

“有什么新线索?”明问道。

“听到他们兵部兵卒在闲谈,说是当时正当班的兵卒们本来巡逻得好好的,不知为何,突然有人在当班之时拿了酒出来,一时之间酒香四溢,这也唤起了每个兵卒的酒虫来。那名兵卒说上头赏赐了很多酒,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如去喝个畅快。本来还有人提反对意见,但见高队长没有反对的意思,而拿酒的兵卒一诱惑,大家也都纷纷跑去抢酒了。”

“可知道这发酒之人是谁?”

“大人,没听到任何人提及过。”

“这酒是放在何处?”

“据说这几坛酒放置在元神库附近。”

“你且下去继续监视,如有新线索,及时来报。”

“小的知道。”说着明的属下就离开了。

明将此事与王爷一合计,阎王就下令马上缉拿高队长。

不多时,兵卒就将高队长带到了阎王的问讯大厅。

只见他一脸的惊慌,见到阎王和明更是紧张不已。

“你可知今日为何抓你?”明问道。

“小人不知,还望大人明示。”这高队长还想抵赖。

“放肆!你可知那日币神库案发之时,你不仅擅离职守,还默许属下一同去喝酒。该当何罪!”明大声说道。

“大人,属下并没有让兵卒去喝酒,待我要拦住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跑开了。但属下确实有失职,没有管理好这支队伍。”

“大胆!带兵部元神库原守卫。”

说着,那些高队长的手下们就被带了来,一个个灰溜溜的样子。

那高队长一见手下纷纷指证自己默许了一众兵士去抢酒喝,便像泄了气的皮球,尤其是那第一个拿酒来饮的兵卒的落网。

“你是怎么发现那几坛酒的?”

“大...大人,这酒就放在元神库附近,不是一看就看到了。”

“那为何这许多人中就只你一人看见?”

“大人,兴许是他们没发现吧。”

“还敢狡辩!那几坛酒摆放的位置,你的同伴们都已交代了,并非你们平日巡逻元神库的路线,还不快如实交代,否则大刑伺候!”

那名兵卒一下就全部崩溃了,想着为了这事受皮肉之苦,完全不值得,于是他都不等大刑伺候,就全盘招了。

“我...我我,是大家头,就是高队长让我这么办的,说是上头发的酒,犒赏大家。”

“此话属实?”

“大...大人,句句属实。”

“你,还不从实招来!”明指着高队长大声说道。

那高队长起先还不断抵赖,后来渐渐失了心理防线,大声痛哭起来:“大...大人,明鉴啊,这几坛酒都是张助理送来犒赏大家的,小的也是一时迷了心窍,才答应的。”

“量你也不敢说假话!你和张助理怎会走到一起了?”

“大...大人,实不相瞒,非小人和他走得近乎,恰好是他张助理借由元神库守护之事,经常与小的走得近,隔三差五送点什么,所以我也就习以为常了。这次就带了酒过来。”

那高队长说完,哭声简直绵绵不绝于耳。

明让手下给他按了手印随即就关押起来了。

“带张助理。”明唤了兵卒去把阎王的助理带来。

但来人却没带来张助理:“大人,张助理不在,小的们寻了一圈也未见他人影。”

“怎会不见的?我不是交代你们给我盯好了。”

“大人,小的是一直守着,都没见他出过助理室,待大人吩咐说要去抓人之时,我等一进入却发现空无一人。”

“来人啊,给我彻底搜查一遍。”

说着,明吩咐众人退去,阎王手一挥,两人马上置于密室之中。

“王爷,今日之事,怕那张助理已闻风逃走了,属下未能看好,还请王爷恕罪。”

“怕是他早有准备了。”阎王说道。

“王爷,你是说...那他是用何法逃脱的呢?难不成遁地之术?”

“这他到还应该不会,怕是隐身之术,但我记得他从前是不会的,也不知道谁人指点过他了。”

“想必指点之人功力应十分了得,我这隐身之术还是王爷您亲自传授的。”

“的确如此。”王爷叹了口气。

“王爷,您所知冥界还有何人功力了得?”

“也就吴总兵了吧。”

“那魏副官呢?”明问道。

“魏副官倒也是法力不错的,他理应也会隐身之术,但他从未在人前显示过他的法力,所以就无法辨别了。”

“报。”阎王听见门口有兵卒来报,旋即撤了密室。

“何事惊慌?”阎王问道。

“王爷,大事不好,那...那那,张助理已经死了!”

“什么!”阎王和明不约而同地叫道。

“什么时候的事?”阎王问道。

“就在刚才,小的们遍寻不着,就在前不久发现助理室有身影,于是小的们就赶紧去查一下,结果就发现那张助理仰面趟在地上。再一细看,已死了。”

“鉴别过死因了吗?”

“像是被道行高的人施了法导致的。”

“走,一起去看下。”

说着阎王和明就赶紧出了问讯大厅,来到边上的助理室。

“竟敢在王爷眼皮子底下犯事,太猖狂了!”明大声说道。

“怕真的是高手所为,你看这全身并无任何伤痕,完全是内伤致死。”阎王摇了摇头叹息道。

“王爷,你觉得这是何人所为?”

阎王眉头紧蹙说道:“先回我办公室再说。”

阎王安排人手将后续事宜料理好,就和明一同离开了助理室。

“我在想,冥界戒备森严,单就这法网已无人逃得脱,更无人可以进得来。”

“您是觉得这应该是大家冥府内的人干的?”

“的确,但究竟是吴总兵、魏副官还是隐藏了什么高手,这就不清楚了。”

“但至少可以判断出,论法力贾判官完全不是那行凶之人,吴总兵的话,从跟踪他的人那里得来的信息,他一直在兵部未曾离开。然后就是魏副官了,监视之人也说未曾见他离开过办公室。难道说还有大家不知晓的高手?”

“有这可能,但选这个时间点杀人...”

“王爷,大家才调查到高队长和张助理就发生这等事。怕是戳到这幕后之人的痛处了。”

“但也说明大家侦测的方向是正确的,这张助理必定是此案的关键人物,兴许他是所有事情的联系纽带。只是可惜了,还没有提审,就被灭口了。继续严加监视这三人。”阎王说道。

“好的,王爷,那高队长和梅德兴怕是要换地方严加看管。”

“我看可以,就这么办吧。”

接着,明召来手下交代了任务,就回了判官大厅。

明回判官大厅的时候,刚好与贾判官照了个面。贾判官见迎面而来的明,马上打招呼道:“明大人,你回来了。”

“嗯,贾判官今日也辛苦了。”

俩人互相寒暄了一番,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等明听到那些惊悚的尖叫的时候,已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明警觉地迅速跑到大厅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一群人围着一处办公室门口,在指指点点,但没有任何人敢进去。明看到有一队兵卒来到了那间办公室,将堵在门口的一众人等全都驱散了。这时明也基本到了门口,等他一抬头看到门上写着贾判官三个字,心里大吃一惊:莫不是贾判官遇害?!

想着,明急忙步入办公室内,见贾判官也是仰面横躺在办公室里,外表没有任何损伤,料想也是内伤。这与张助理之死必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明走上前,让兵卒先站在门口维持秩序,自己则上前仔细观察贾判官。明发现这贾判官似还被一丝魂灵牵绊着,并未远离原身。

于是明大声说道:“赶紧唤医官前来救治。”

随后又对身边的兵卒说道:“赶紧去通报王爷前来。”

隔了不久,医官和王爷都来了。

王爷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这一会儿功夫,已经是两桩命案了。手法完全一致,必定出自一人之手。”

“看来这行凶之人是想全部灭口。”

“的确。来人,严加看管高队长和梅总管,不许任何人接近。”阎王随即向身边兵卒下达了命令。“你有问过手下究竟怎么会发生此事的,还在你眼皮子底下?”

“王爷,还未来得及问。”明回答道,旋即召来手下问话。

“大人,这情形与前面张助理遇害完全相同,大家在外面一直监视着,根本就没见到任何人进出,等发现时,他也是那样躺在那里。”

“嗯,下去吧。”明说道。

那医馆见无法救治,于是说道:“王爷,明大人,小人恐怕医术还不行,无法救助贾判官。这必须得法力高强之人才可以救助...”

“不如我来一试。”阎王说完就挺身而出,约摸一个时辰的法术过后,只见那贾判官倒是面色红润起来。

那医官看了脉象,说道:“王爷,明大人,已经还魂了。”

“但怎么还不见醒过来?”明不解地问道。

“怕是要持续一段日子了。这期间须好生照料,不能再遭任何创伤了。”医官说道。

“嗯,你且下去。”阎王说道。

说着,医官就退去了。他俩交谈了好一阵子,然后阎王就安排人员把贾判官转移到安全之处,并派亲信看管。

“王爷,上届传唤您去趟天庭。”一兵卒来报。

“哦,我知道了,来人有说是什么事吗?”阎王问道。

“并没有说。”

说着兵卒退出了阎王办公室。

“和明判官说一下,我去趟上届。”阎王对着一兵卒说道,然后整了整衣冠出发去往上届。

这时的杨戬、帝君侍从和查查还在魔界,明则在冥府继续处理日常事务。阎王爷一路顺利地来到三界交界之处,一名守卫带他来到了天庭。

阎王进去参拜了玉帝,见北极大帝、南极仙翁及众多仙人都聚集一堂。

“见过玉帝。”阎王躬身参拜。

“今日召你过来是因为元神库毁损一事。”玉帝对着阶下的阎王爷说道。

“请玉帝训话。”

“我听说元神库竟被二魔头擅自闯入,毁损了不少元神,还险些酿成更大的祸害来。”

“是在下失职,没能将元神库保护好。”阎王知道他定是难逃此劫了。”

“疑犯沈查查不严加看管,还放任他一同去了魔界。你来之前,你冥府还发生了命案吧。”

边上一仙人更是附和道:“玉帝,何止命案如此简单,您还不知道吧,这被害之人就是他阎王的助理。”

又一仙人说道:“那助理还不是听你阎王差遣,他的死不明不白的,很是令人费解。据说还是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接着四下开始低声议论纷纷。

“按说这届阎王也轮不上你来,若不是菩萨保你,怎会由你来当。”一仙人大声说道。

“众仙稍安勿躁,设若是他阎王的责任,定当从严处理。如若不是,也当还他清白。”北极大帝也发了话。

一众仙人见帝君发了话,也就不多嘴了。

“阎王,你可知罪?”玉帝对着阎王说道。

“在下知罪,这元神库没有守护好,的确失职。”阎王恭敬地说道。

“来人,带魏副官。”玉帝唤身边的卫士带来了魏副官。

说话间,这魏副官已来到了天庭,这还是他第一次上天庭。自是一番得意,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

“见过玉帝。”他恭敬地说道。

“魏仁,上前听令,鉴于阎王保护元神库不利,冥府因此又接连发生两起命案,搅得冥府人心惶惶。特此命你暂代理冥界管理一职。”

“阎王,你因管理不善,又严重失职,你的问题待查明后,再做定夺,先在天庭配合调查。可否了解?”

“了解。”阎王躬身说道。

待明知道这场变故之时,已是那魏仁回到了冥府。这魏仁一回来就做了几件事,首先就是宣布了自己暂且全权负责冥府;接着由于刑部因梅德兴被羁押,刑部总管一职,那魏仁就任命了他自己来兼职。

然后他宣布明即刻起不再负责元神库一案,同时撤去对梅总管、高队长和贾判官的特殊监管。

最为关键的是,待明跑到元神库那里去的时候,发现都是魏仁安排的兵卒,并且阻拦着不让再进去。

可想而知,明的心情应该是跌到了谷底,这不光为了阎王的变故,也不仅仅为了元神库,或者冥府,这种心情他也无法说明白。这才隔了多久,就完全变了个天。一想到冥府的未来,尤其是元神库的前途未卜,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大人,切莫过于忧心了。”明的手下关心的问候他道。

“嗯,多谢你啊,只是这元神库案一日不查清,我一日便心不宁。”明叹了口气。

“大人,魏副官虽撤了你主管元神库一案之职,但咱们还是可以私下里继续调查啊。”

“小许,你说的极是,首要的任务是如何把梅德兴、高明和贾判官给转移走。只要他们中有任何人是了解内情的,就一定会被灭口。”说着,明就对着自己的亲信耳语了一番,小许心领神会,马上就安排人手去办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