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深渊埋枯骨,醒来已是自由身

? ? ? 从来没有想过,任劳任怨十年如一日的沉淀,换来的是领导的一纸调度。

? ? ? 昨天,加完班,被老总叫到办公室。开门见山一句:“小张,考虑你年轻有胆识,特派你到嘎哒山去做个原材料采购经理。”老总话一说完,随手把委任书放在了桌上。张强不敢说不,也不能说不。伸手去拿着那纸调令,强颜恭敬说道:“感谢王总信任,我一定完成任务。”王总肥滚的身体在烟雾缭绕中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张强,便一边若有若无拍打办公桌面,一边颔首:“没事儿了今晚就准备一下,明早出发。”

? ? ? ? 离开办公室的张强强忍住心中的无奈,认命的听从着老天给自己安排的路。自己好像网里的一条鱼,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掉。

? ? ? 张强来自一个贫困的小山村。父母勤勤恳恳,脸朝黄土,背朝天,省吃俭用把自己送进了大学校门。好不容易盼到自己大学毕业,信心满满留在城里干出一番事业,好让父母安心。进入这家企业之后一直牢记父母的教育,做人诚恳,做事踏实。干了将近十年,还是个小职员。每个月几千的工资,为了给父母凑齐老家修房的钱,几乎自己身上就没留下几个子儿。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交际圈的他,默默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 ? ? 他知道今天如果不答应,估计饭碗都要被砸掉。几年下来没有得到任何晋升的原因,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不擅于溜须拍马,也没有过硬的后台背景。所以,在这里上头对他的底细一清二楚,同事们也渐渐习惯了他这个逆来顺受的样子。一个既不受领导重视又威胁不到同事的人,寂寂无名在企业里混得岌岌可危。要不是看他老实肯干,又能为企业创利润,早就被踢走了。今天这个调任,他只能忍着,为了老家那十多万修缮房屋费,修好了房屋,父母才不怕暴雨成灾。也让为他操心人生大事的父母才好托媒人带女孩子看家门!想到这些,不管嘎哒山条件如何艰苦,他都必须去。

? ? ? ? 第二天,天微微亮,张强离开了自己租的农资房。这个城市没有一个人值得告别。到了车站,买了去嘎哒山的票,提着自己简单的行李,坐上了列车。嘎哒山虽然是海拔高山区,但是山里矿产资源丰富,当地老百姓对于几毛钱都惜之如命。对于外来的人,在他们心中都是老板,都是活菩萨,帮他们做一天活,就可以买几斤大米,买一个月的盐。但是,只有张强知道,进去不易,出来也不易。负责开采工作的他就像进入了一个牢笼,没有价值最大化,企业不允许你退出的。上次在年会上遇见那个白发苍苍,坐在轮椅上的老王,就是前一位负责人。据说长期在矿里待着,有了一身病,无奈才被允许回来的。最后一次,在企业年会上出现,从此给一笔养老金,没有退休一说,能说到头了!

? ? ? ? 但是,想到自己年迈父母渴望的眼神,年幼妹妹入学的喜悦(妹妹因为哥哥上大学,差点儿辍学),他把所有的委屈都憋了回去。自己也是出自于山野之间。对于大山他并不畏惧,他只是觉得自己进去了,可能活得比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自然。想到这些,张强便心里舒坦了些,闭上眼睛,等待列车的终点。

? ? ? 不知过了多久,一路颠簸开始了。张强睁开眼,看着稀疏的乘客。原来车开始进山路了,路越偏,车上的人越发少了起来。车里都几个穿着黄胶鞋,腰间系着汗巾,满脸沧桑的汉子。估计是城里做苦力的本地人。各自躺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出阵阵鼾声,似乎这一路并不是折腾,而是难得的享受。谁知道回到家里,面对家徒四壁,儿女成群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思念或许被现实掠夺得无影无踪吧!

? ? ? ? 车程大约有8个小时了。张强看着自己手里的诺基亚手机。这个早已经被都市淘汰的家伙,在这里来成了稀罕物,也是自己和外界唯一的联系吧!

? ? ? 还有太多的来不及想,只觉得一声刺耳的喇叭声震痛了耳膜!汽车的身子猛得打了个转……一辆汽车在躲避转弯处货车,坠崖了,张强眼前闪过万丈悬崖,便不知人事了!

? ? ? 好热!头好痛!发生了什么?努力睁开眼睛,模糊中熟悉的地方!是自己的家,破旧的蚊帐,硬绑绑的床,充斥着霉味的厚被子……

? ? ? ? “呀!娃子你醒了?吓死阿妈了!想吃什么?我去做,阿爸刚去大伯家借了几个鸡蛋。医生说你醒了肯定会饿,要补充营养~”母亲一边慌张地说着,一边抹泪,一边转身。

? ? ? 张强这是发蒙的脑袋似乎觉得这样的场景有点熟悉。那是……那是……那是他十岁那年发生的事!

? ? ? 那一年,他十岁,和隔壁邻居小孩一起去掏鸟蛋,据说鸟蛋可好吃了。比张强吃过的鸡蛋还要香。于是他和小伙伴们爬上了三米多高的黄角树上。自己看着鸟蛋一兴奋,伸手去拿时候,脚一不留神,踩滑了树枝,从树上掉了下来,摔伤了腿,脑门上一道大口子。幸好父母在不远处干活,忙跑过来带去医院。缝了几针,腿上绑了石膏,被送回家,医生就说会发烧几天,如果醒了就算命大。

? ? ? 也许上苍怜悯年迈父母。张强终于还是醒过来了。从此父母便小心翼翼,不允许强娃子再爬树,他自己也对于爬树有恐惧症。

? ? ? 已经30出头的张强,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回到了20多年前。只是,这一次,他会选择走怎样的人生路呢?还是老老实实,一尘不变学业……就业……直到遇难?

? ? ? 还没回神的他心里开始默默盘算着!他的嘴角荡开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笑。惊喜之余的母亲并没有发觉,她只知道老天保佑,她儿健在。

? ? ? 看着矮小瘦弱的母亲,为了照顾他变得蓬头垢面,弱不经风。只是,张强在她身上看到了另一种坚韧。活着就有希翼的坚韧。也许用饱经沧桑后的眼再看看差点儿永别的母亲,他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爱怜和感激。

? ? ? 也许,他不必为富为王,但他必须让自己的家人不再那么辛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