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父

那一天,她走了将近四五个多山路,只为了给在城里读住校的儿子送点钱去。

她怀揣着一叠又一叠被她已数得都卷了毛边的一块块纸币,她心里充满了无比的甜。

儿子今年争气,刚考上了县最优秀的高中,她心里充满了欣慰。

儿子望着赶得满头大汗的母亲,直言埋怨说:妈!你这又是何必呢!大家学校已经对我的情况给予照顾处理了,你咋还送钱来呢?

母亲用衣袖一把抹过额头的汗水呵呵一笑,很是固执对儿子说:学校是学校的,妈是妈给的!俺可不希翼俺的儿子在学校同学们面前有低人一等的感觉,俺有钱,你无需担心我!”

儿子望着因激动涨得满脸通红的母亲,无奈地接过母亲递上来钱,一边认真地数着,一边叨叨着说:“这些钱不要都给我,你们也留一点过生活,俺爸不是身体不好吗,留点钱,给俺爸治病用……”

“你爸治病有钱,这是给你的!”母亲自豪地说。

儿子不信,忙问:“你哪来那么多钱?”

母亲乐呵呵答:“俺刚把年前所养的一头小牛给卖了!”

“牛卖了,耕地你用啥?”儿子惊呼。

“大家有牛耕地!你忘了,你二大大挨大家家近,大家用她家的!”

儿子皱眉,一脸不放心。

一星期后,母亲突然收到了从县上寄回来的钱和给老公买回来的风湿药。

母亲气极,连夜赶山路跑儿子学校,誓要找儿子理论个清楚不可。

儿子望着风尘仆仆凌晨五点赶到的母亲,很是无奈地对着母亲嘟嘴抱怨说:“妈!你咋又来了?我都这么大了,可以自己挣钱了,你们咋就不放心呢?”

“再大也是我的儿!当然不放心了!快说,这钱哪来的?你在读书,哪里有钱?”母亲咄咄逼人地质问儿子。

儿子嘿嘿一笑,忙从床头底板下抽出一本杂志,很是得意地递给母亲自豪说:“我靠它挣!我今年自行参加了全国的小说征文比赛,拿到了全国一等奖,奖金有3500块,当然有钱啊!”

“真的?”母亲喜得哇哇大叫,惊得儿子全寝室的人,都吓了一跳。

儿子忙作势让母亲小声点。母亲喜滋滋地抱着有儿子上杂志的样刊,带着儿子退回的钱,兴冲冲地转身跟儿子说再见了。

儿子望着渐行走远的母亲背影,泪眼汪汪地自言自语说:“老妈,对不起,不是我有意要骗你,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你和俺爹这么辛苦了”

原来,儿子偷偷瞒着父母和学校,自行兼职了网络写手,靠每日帮人写点稿,挣点微薄的稿费来维持每月学校的吃穿用度等,这个事他一直瞒着,有意不想让父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