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见你|年岁难唱

文|錦拾舟_

(一)

天空翻起蔚蓝的裙摆

太阳在天顶膨胀

江水肆意地降温流淌

冰凉冰凉的,没过脖子

那时的你,用余光瞥着绽放的笑脸

他们扬起片片水花,落在你的头上

你不敢起身

因为你,没穿衣裳

妈妈在几步之遥的地方站着、望着你

“和他们去玩儿啊”

你打了个趔趄

羞着脸说想回故乡

(二)

寂静的夏夜,只有蝉鸣

你凝望着天花板,僵直着身子

幻想着所有事物都失重

你吸光世间的所有氧气,飞到茅房

但你害怕身处梦乡的大黄狗突然吠叫

害怕角落里闪过憧憧鬼影

“姥姥”

你身边的老人应着坐起来,拽了灯的线

你眯着紧巴巴的眼,遮着白光

坐到她端来的尿壶上

阶隙的草冒出头来

门外的柳树枝又长了一寸

你知道,隆冬季节

他们又要沉睡、压抑光芒

(三)

瑟瑟的秋扇着扇子

你坐在单车的后座

把脑袋蒙进姥爷的风衣

偶尔探出来看地面潮湿的深色

轮子滑过小小的水泡

泛出一道波纹

像鲨鱼的鱼鳍把大海分成两半

那一瞬

脚下有绵长的车辙

倒映的绿树和楼阁

有时候,你也抬头仰望天空

发现总是被笼罩在那片轻云之下

你静止,它便凝视

你奔跑,它便追随

你在想,

什么时候,可以逃出这片苍穹

(四)

故事易写,年岁难唱

我回头望

那些死气沉沉的、盛气凌人的、迷茫难过的、昏昏欲睡的

都是自己的模样

我想见你

抛弃日积月累的倦怠

带着从头到脚的轻松

穿过海雾弥漫的大西洋

跑到一望无际的非洲草原

看犀牛戏水

看长颈鹿打架

那里的树冠是平平的

夕阳紧贴在它的头顶上

我站在你的身后

生锈的手,

捧着家乡的陈酒

启动回到十七年前的按钮

由我伴你新生

回到,年少

这些不知道算不算诗的文字里,都是我的回忆。

梅凉出题你写诗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