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

小店开在城郊一条幽静街道的尽头。在城市道路动辄十几车道的今天,这条仅能容纳两辆小汽车并排行驶的街道,就算是位于繁华程度较差的城郊,也不能不算狭窄。店主叶知秋当初确定店面选址时,所有朋友都费了一番口舌对她进行规劝,还有人直接帮她在市中心繁华地段另做他选,甚至肯慷慨赞助一部分店面租金。但叶知秋没有表现出一丝动摇,面对朋友们的好意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叶知秋看上的就是这条街道的幽静,道路两边清一色的法国梧桐也正是她最喜欢的树种。从房东处得知,这些法桐都是街道刚铺好就栽种的。很明显它们受到长年精心修剪,繁茂的虬枝已经将街道上方整个覆盖,犹如搭起了一条天然穹顶。第一次走在这条街道上的时候,叶知秋感觉自己好像是走在一幅画中,心里一下子就有了答案。

小店的名字叫做“叶子”,叶知秋本来想开一家没有名字的店,但是为了办理各种证件不得不取名,于是就随意定下了一个。“叶子”总体来说算是一家下午茶店,店里花草茶、水果茶、传统茶叶品种都很齐全;点心种类不多,但都是叶知秋亲自制作的;也有咖啡,只不过并不是每天都供应,全凭叶知秋心情而定。

店面装修、布置都是朋友帮忙设计和实施的,店里的大部分摆设和装饰也都是朋友们送的。开业之前,叶知秋列了长长的一张书单,把它分别发给了每一个朋友,叮嘱他们开业时作为礼物带来。因为数量实在太多,原本定做的书架根本放不下,于是索性将多余的书随意散放在店内各个角落。朋友们一致认定叶知秋其实开的是一家书店,因此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股东,当然这只是玩笑话。

开这样一家店,叶知秋并不指望靠它赚钱,只要能够收支平衡甚至不亏损太多就好。她希翼每一个走进店里的人,都能够暂时忘却生活中的诸多烦扰,给自己一杯茶或者几页书的清静时间。这也是她把店开在人流较少的城郊的主要原因,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遗世独立,环境对于绝大多数人的影响都很大。

开店之初,朋友们一有空就来给叶知秋捧场,大家担心“叶子”太过冷清,有什么活动或者聚会都尽量把人带到这边来。渐渐地,店里开始热闹起来,三个月过后,叶知秋一个人在店里竟忙不过来了,这是连她自己都预先没有想到的。于是,到了周末朋友们便轮流过来帮忙,但大部分时候都是越帮越忙。鉴于这种情况,叶知秋觉得是时候给小店招聘两个店员了。


除了在店门外张贴了一张招聘启示之外,叶知秋同时还在网上贴出了招人的信息,内容很简单,大部分情况叶知秋都希翼有意者来店内面议。其实对于店员的具体要求,叶知秋心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就像她随意开的这家店,随意取的店名,随意的经营,招聘店员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件随意的事情,一切都看缘分和性情。

一周时间过去了,总共有十几个人来店里进行了面试,有在网上看到信息后给叶知秋打电话联系的,也有来店里的顾客看到门口的招聘启示后向叶知秋进行询问的。但这些人都不甚合叶知秋的意,所以尽管一个人忙得有些不可开交,她还是没有选择先将就着随便招个人帮忙。

这天下午,店里生意比平时稍微清淡些,叶知秋趁此机会正在整理店里的书籍,虽然是随意摆放的,也着实太乱了些。正当投入得不亦乐乎之时,突然间叶知秋发现有人竟兀自主动帮忙整理起来。叶知秋不动声色,悄悄在一旁观察着:女生二十出头的样子,高扎着的马尾辫垂至蝴蝶骨,粉黛未施,面容清秀。身材消瘦,穿印有小朵碎花的格子衬衫,淡蓝色紧身牛仔裤,白色帆布鞋。

应该是附近大学的在校学生,仔细打量了女生一番之后,叶知秋得出这样的结论。女生整理书籍的章法与叶知秋风格相近,而又更加细致、条理。叶知秋默默看了一会儿,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然后她轻轻走到吧台内,利落地泡上一壶花草茶,一手端茶一手拿上两个小杯子,悄无声息地走到女生身边坐了下来。

“先坐下喝杯茶吧。”叶知秋在两个小杯子里各倒了大半杯刚泡好的花草茶,茶色微黄透亮,氤氲着的热气带有淡淡清香。

女生听到叶知秋的话后,原地愣了一小会儿,然后才回应了叶知秋一个微笑,轻轻放下手中拿着的几本书后,坐到了叶知秋对面。“谢谢。”女生说话的同时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在喝第一口之前先低头嗅了一下香气。

“平时喜欢喝茶吗?”叶知秋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泡的时间有点短,味道比较淡。

“喝得不多,看书时喜欢放一杯茶或者咖啡在边上。”女生看着玻璃茶壶里已经完全绽开的花朵,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欣喜神色。

“看你刚才整理书的样子,是很喜欢看书吗?”叶知秋端起茶壶,给女生和自己的茶杯里又续上一些茶水,茶杯的颜色因此而更深了些许。

“嗯,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有时间就喜欢看看书。”女生再次端起了茶杯,但没有喝,而是举到窗边作为滤镜看起了天空。


女生名叫向书牧,确实如叶知秋猜想的一样,是附近大学的在校学生,正读大三,因为课程不多,所以想着出来找点事情做。向书牧来店里面试的时候,看到叶知秋整理书籍正在兴头上,觉得不好打断她,于是便主动帮起忙来。没想到自己一上手便也投入了进去,根本没有注意到叶知秋后来的反应。

叶知秋与向书牧聊了一壶茶的功夫,工作方面说的不多,主要问了一些向书牧平时的兴趣爱好,比如喜欢的音乐、影片、书籍等。茶喝完后,小店招聘的第一个员工便定了下来。叶知秋对于这第一个员工很是满意,向书牧走后,她才想起女生竟连自己的工资待遇都没有问,只是提前说明了因为上课而每周有两天不得不晚到店里一小会儿。

向书牧走后,叶知秋立马给自己做服装设计的朋友打了电话,让其尽快赶制出两套制服给送到店里。制服早在小店刚开业不久时朋友便主动请缨给设计好了,只是叶知秋觉得店里就自己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穿,也就没让朋友做。而现在朋友的设计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也不枉她当时一番热情。

第二天,叶知秋还没到店就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是已经等在店门口了,让她赶紧来开门。朋友是专门来给她和向书牧量尺寸的,简直比叶知秋自己都上心。向书牧来的时候,朋友正和叶知秋在喝茶聊天,店里暂时没有客人,于是朋友不等向书牧坐下就先给她量上了。看到朋友有些惊讶的表情,叶知秋便凑过来看了看朋友记下的尺寸,没想到两份数据竟然完全一样。

“这就是缘分吧?怪不得你面试了那么多人都不满意。”朋友不禁仔细观察了一下叶知秋和向书牧,还把她们拉到一起进行比较,这样一来倒真觉得她们长得有些像,只是叶知秋比向书牧稍高了一点点。

叶知秋对朋友笑笑没说什么,其实昨天在看到向书牧的第一眼,她就觉得这个女生跟自己有些相像的地方,不是觉得样貌像,而是有些神似。这种神似一般要外人才会看得比较清楚,但叶知秋却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可能的确像朋友说的那样,这就是缘分。

朋友量完尺寸后,又喝了一会儿茶便走了,她要赶回工作室去做衣服,迫不及待的样子尽显无遗。叶知秋对向书牧简单先容了一下小店的情况,交待了她的工作内容和注意事项,说得很简略,更多的具体细节需要在以后的工作中慢慢体会。向书牧的领悟能力很好,所有事情都是一次便可以掌握,很让叶知秋省心,这无疑更加印证了叶知秋选择的正确性。一周之后,向书牧便可以独立上班了。


自从向书牧来到店里之后,小店的生意越发火爆了。原本营业时间是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八点,但越来越多的顾客提出延长营业时间的要求,还经常有人在十二点之前就等在店门口,于是叶知秋决定将营业时间调整成上午十点到晚上九点。随着营业时间调整的还有叶知秋和向书牧上班的时间,原先两人都是每天上班八小时,营业时间调整后,叶知秋决定上班时间长度不变,两人轮流上早晚班。

这样上了几天之后,叶知秋发现一个问题:上晚班的人正好在早班六点钟下班之后开始忙碌起来,经过马不停蹄的两三个小时之后,整个人都要散架子了。鉴于此,叶知秋决定给店里再招一个小时工,工作时间从下午五点到晚上九点。

叶知秋把招聘小时工的想法告诉向书牧,让她回去问问自己的同学,看一下有没有人感兴趣。向书牧下了早班回去之后,叶知秋又觉得有些不妥,如果她先容了同学过来,而自己又不中意的话,势必会让人觉得尴尬。但转念一想,以向书牧的性格,肯定不会随便先容人过来,应该相信她的眼光。

让叶知秋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第二天来上晚班的时候,向书牧已经把人带到店里面等她了。这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穿着碎花图案的公主裙,精致娃娃脸配清爽及肩短发,笑容甜腻可人。叶知秋第一眼看到女生还以为是顾客,对其微微一笑,没想到女生却径直向自己走了过来。

“姐姐你来啦!我叫罗依依,是小牧先容过来面试的,一直在店里等你。”女生边说着边走到叶知秋面前,声音里的热情完全满溢出来。

“小牧先容来的,那一定错不了,先坐下来,大家聊一聊。”叶知秋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充满能量感的小女生,看看站在吧台后面的向书牧,她也正好在微笑着看向这边,于是叶知秋示意她泡一壶水果茶。

果然,简单聊了一会儿之后,叶知秋对于罗依依的喜爱感更加强烈了。看得出她和向书牧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这样的两个人能够成为朋友,除了有着一些共同的爱好之外,一定是在很多方面能够互补。而自己的性格和向书牧非常相近,也就难怪会同样喜欢罗依依了。于是叶知秋没有任何犹豫,当即便收下了这个可爱女生。

罗依依并非是向书牧的同班同学,而是向书牧大二时在校园里偶然认识的。当时向书牧下了课正一个人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突然有个女生不知从哪个方向一下子闪到了自己眼前,吓了她好大一跳。女生说已经好几次在路上看到她了,觉得她们之间一定是很有缘分,所以要跟她认识一下。向书牧虽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了罗依依,没想到后来两个人还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和向书牧一样,罗依依也正读大三,不过因为长了一张娃娃脸,所以就算她说自己是个中学生,相信也没有人会怀疑。虽然对于店里工作的掌握不如向书牧那么快,但是罗依依胜在整个人时刻充满热情,顾客都很喜欢她。

一个月后,向书牧和罗依依都期末考试完放了暑假。下学期开始就要进行实习了,因此罗依依干脆和向书牧一样,转做了全职。加上叶知秋,三个人可以轮流上早中晚班,小店的运营也完全稳定、成熟起来。

就这样,故事要正式开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