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去看病

耳朵溃脓已经一个星期了,我昨天晚上再次询问老公是否有空带我去看,得到的答案是没空。

“没空?那我就自己去”低头思索片刻,我再次对上了老公的双眸,他紧接着说,“后天,我就能放假了”我摇摇头道,“不,我要自己去,我太久没有出门了”老公轻轻地揽我入怀,低头嗅着我头发,双手试图从肚子向上攀登。

床那边的儿子正咧着嘴笑,他一边吮吸着手指,一边看着大家的“表演”。我冷不丁看到儿子的表情,一脚把老公踢到了一边。老公委屈得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疑惑得看向我,我用手指向儿子。这时儿子开心得哈哈大笑,边笑边拍着小手。

夜间表演结束之后,大家各自安生下来,渐渐得合上眼睛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时老公已经去上班了。刷牙洗脸,吃过早饭,将儿子托付给婆婆,我便出门了。骑着我的小电电,婆婆的声音老远传了过来,“路上注意安全”。

时隔多年没摸过电车了,一下子还有些不熟悉,电力没有拧到最大。一路上慢悠悠地走着,看着一辆辆车子越过我疾驰而过,路边的小摊上面有桃子、西瓜,这些正是应季水果,色泽鲜艳,让人垂涎欲滴。

平日里从家到医院坐车的时间感觉没有很久,这一次骑电车好像过了半个世纪才刚刚进入县城的地界。这里的人们和大家农村人的衣着打扮完全不一样,普遍的城市姑娘的皮肤要白皙得多,我的皮肤就像黢黑色的老树皮,终于知道为什么人人都想住城里了。

医院里面人不多,我看了病拿了药不过半个小时就出来了。看病半小时,路程一个小时,这样的差别有点大。看来以后我也要学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