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蜗牛蜗牛,慢慢前行

文/沐恩佳音


小小的生命,一样拥有广阔的天空
01

“喂,萌萌~~我家心凌今天高考结束了,她说考得还不错,上985有困难,211应该可以,你说给孩子报哪个学校比较好呢?”黄月明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地向牛萌萌说个不停。

“哈......我还真不太清楚!这么多年,没有高考生,也顾不上操那个心。”牛萌萌无奈地笑笑。

“咱们省有哪个大学是211?她一个小姑娘家,去太远的地方上学,我有点不放心。”

“只有一所211大学,就是郑大。”

“郑大有你学的专业吗?”

“我学的专业?你感觉好吗?”牛萌萌有点不敢相信,这话能从黄月明口中说出。

“好!我可羡慕你啦!你在郑州那么多年,工作已经得心应手,家安下了,孩子们也有一个好的生活、学习环境!哪像我,在农村当一个小学老师,在老家找个对象,老早结了婚,一辈子也没出过远门儿,孩子们也跟着大家吃苦受罪......”黄月明一说起来,又刹不住车啦。

“孩子咋想的?”牛萌萌觉得嘴里有些苦涩,忍不住打断了黄月明的话。

“她没想过,大家也不懂!嗯,她去郑州上学,有事情你可以帮她操点心,等毕业以后,你帮她找个工作!这样,我就放心啦......”黄月明原来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我又多一个姑娘,多好啊!就是不知道孩子喜不喜欢我学的专业。”牛萌萌的内心飘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啥都不懂!我就让她学你的专业......”黄月明决心已定。


有梦就去追(妞妞学画)
02

牛家墩的西南角有两户隔墙邻居,每家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一个叫黄月明,一个叫牛萌萌。牛家墩出生的人都姓“牛”,只有黄月明一个人随母姓。

黄月明,聪明伶俐,快人快语,爱说爱笑,做事情风风火火,不拘小节。她的妈妈黄丽,长着一双大眼睛,眼珠子整天咕噜噜乱转,一转一个鬼点子,心眼儿贼多,嘴巴像机关枪一样,整天叨叨不停。

牛萌萌,温和安静,不善言语,见人只会笑,不喜欢张嘴说话,做事情一板一眼,慢条斯理。周末,村里很多老人都会到牛萌萌家做礼拜,她从小耳濡目染,心境也比较淡然。

黄月明比牛萌萌大9个月,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形影不离!两个人虽然性格不同,但小孩子都比较单纯,经常在一起玩,也没有什么矛盾。

上小学后,黄月明回家很快完成功课,跑到牛萌萌家,等着她一笔一划,慢慢地写完作业,然后两个人一起提着竹篮去给羊割草。

回来的时候,黄月明的篮子里塞得满满当当,什么草都有;牛萌萌的篮子里总是装不满,只有羊喜欢吃的草。黄月明家的羊圈里经常剩很多杂草,牛萌萌家的羊却吃得干干净净。

见牛萌萌一笔一划地写作业,黄丽就笑着逗她:“萌萌,你写个字像蜗牛爬爬,能不能快点?你是怕写快了,会吓住谁?幸亏我不是你妈,要不然,我得急死!”

牛萌萌的奶奶过来帮她解围:“俺萌萌的性格比较稳,写字干净又工整,慢点就慢点,只要写完就行,又没有啥急事儿。小孩子哪能一个模子?脾气都不会一样。”

黄月明的成绩总是班里的前三名,各种奖状贴满她家的一面墙;牛萌萌的成绩一直在班级中间晃荡,她家墙上没有几张奖状,但有很多张带“十”字的图画。

黄丽见人就忍不住夸她的女儿:“我家明明学习像玩的一样,写作业都不用我操心,孩子的学习成绩总是那么好!你看萌萌,整天在家学习,看着怪认真,也挺努力,可是她的成绩总是不上不下,你说愁死人不!”

有些人会笑着附和她,有些人就笑笑不说话,也有人会笑着说她:“我看萌萌那丫头挺好,不紧不慢、稳稳当当、干干净净,不一定学习好就是好孩子!人家爹妈都不急,你着什么急?”

一次,邻居张婶儿实在忍不住,就找到牛萌萌的妈妈说:“王嫂,你看黄丽那大嘴巴,到处炫耀她家明明!你说炫耀就炫耀呗,还总捎带上萌萌!我看萌萌怪好,她家明明喳喳呼呼,跟她一个样儿.......”

“没事儿,别给她计较!她想咋说就咋说,反正说出来的话又沾不到人身上!你看外面的小麻雀,不种也不收,只有一双小爪子,一样能存活。俺家萌萌不憨不傻,长大总会有口饭吃,饿不着她!”牛萌萌的妈妈笑着回应她。


蜗牛虽慢,但在前行
03

初中毕业了,黄月明和牛萌萌都要参加中招考试,当时中专、中师特别吃香,毕业后包分配,铁饭碗。

不过他们学校只有几个名额,除了学习拔尖的毕业生,还有很多领导家的孩子、找关系的孩子,也在眼巴巴地盯着。

黄丽就想让黄月明上中师:“一个小姑娘家一辈子当个老师多好啊,商品粮铁饭碗,工作稳当,干干净净的又累不住!”

黄丽去学校找校长:“大家家明明向来是班级的前三名,整个初中三年级里排名,也没出过前五名,咱们学校中专加中师七、八个名额,用棍轮也能轮到黄月明......”

校长一直陪着笑。

黄丽一次又一次去校长办公室,黄月明的爸爸也没闲着,三天两头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县城跑。

中招成绩下来,黄月明如愿以偿,上了中师。他们家来了很多亲戚,吃饭的桌子摆满院子,黄丽兴奋地大声说笑,如果院墙不是砖头垒起来的,估计有可能会撑破!

牛萌萌考上一所普通的高中,全家人都很高兴,也很满足,就是多上几年学呗,肯定学到的东西也会多点吧?他们家里没有请客,也没有欢声笑语,院子里飘荡的是奶奶在哼唱的诗歌。

黄月明中师毕业那年,牛萌萌正忙着参加高考。黄月明,被分配到镇上的一所小学当老师,牛萌萌的高考成绩一般,被第二志愿录取,上了一个普通的本科院校。

牛萌萌的爸爸想让她学环保工程,因为她舅爷是县里的环保局长,可是录取通知书下来,她被学校调剂成机电工程,这是学校开设的新专业,当时并不吃香。

黄丽听说牛萌萌被“机电工程”专业录取,赶紧趴在墙头上喊:“王嫂,你家萌萌是个女孩子家,怎么能学机电工程?大学毕业还准备回来修电视机、收音机吗?让萌萌爸爸去县城里找找人,给孩子换个专业......”

“这个我也不懂,既然国家有这个专业,应该有用到的地方,她爸不认识教育系统的人,孩子上这么多年学,太辛苦了,不管学啥专业,还是去上吧,毕业后,别人能找到工作,她也能找到工作......”牛萌萌的妈妈依然不急不躁。

“那不行!小女孩家学个安稳的专业多好,‘机电工程’一听就是男孩子们学的,辛辛苦苦上几年学,花钱不说,万一找不到工作就麻烦啦!如果是明明,我人托人也要把她的专业改过来......”黄丽还是不死心,机关枪似的突突半天。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福分,该是她的就是她的,不是她的也强求不来,随她自己吧,虽然我不懂学校都教啥内容,但是学机电工程也不一定都修电视机、收音机......”牛萌萌的妈妈无奈地笑着说。

黄丽看说不通,扭身去厨房做饭,气呼呼地嘟囔着:“一家子老牛筋,说啥都不听,他们家闺女想修啥修啥,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也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蜗牛心中也有自己的梦想
后记

“喂~~萌萌,你学的是啥专业?你看我这会儿,忽然想不起来了。”黄月明又给牛萌萌打电话。

“机电工程。”

“哦,对!你看我这猪脑子,原来经常说,现在真要用啦,倒忘得一干二净。”

牛萌萌苦笑一声,坐在沙发上,迷上眼睛,听着“小爱”音箱里播放的《蜗牛与黄鹂鸟》: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阿嫩阿嫩刚发芽。
蜗牛背着那重重地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阿嘻阿嘻哈哈在笑它。
葡萄成熟还早得很哪,现在上来干什么?
阿黄阿鹂儿不要笑,等我爬上它就成熟了......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梦里依稀风铃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