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明天丧尸来临,你会做些什么?

“惊雷!……天塌地陷紫金锤!”

我猛地睁开眼,瞪着我刚买的第二代Iphone SE。

短短半分钟,我就缕清了思绪,这陌生又磨耳朵的声音,的的确确来自我的手机。

显示屏上没有号码,只有四个字,不接会死。我笑了,这大概是哪个同学的恶作剧吧。作为18级App工程系的学生,和同学之间互相开技术玩笑,已经成为习惯。

现在因疫情原因不能开学,“不接会死”这四个字,倒有一种黑色幽默的感觉。

“喂?”接通电话的同时,几个同学的名字挨个从我脑海中闪过。远程更改来电铃声,没几个人能做到。

“今天是2030年5月17日,你没有听错,这条语音来自十年后,我是十年后的你。在你所处的时代,即将爆发丧尸病毒,这不是危言耸听。时间是2020年5月18日,你要早做准备。十年前的我,同样接到过未来的电话,因此我相信,今天的你,会相信我。记住,早做准备!”

语音中断,手机恢复正常,我回味着刚刚听到的内容。看看时间,5月17号早上8点,按往常的作息,半小时后我才会起床。但今天,我决定起床了。

窗外阳光明媚,楼下活动区,戴着口罩的住户在打羽毛球,不远处,谁家孩子的氢气球挂在树梢上。疫情至今已被控制,人们的脸上已看不到惊恐。

我向来对神秘主义感兴趣,想到来自十年后的提示,我决定相信。理由很简单,整日待在家,太无聊了,就把这当成一场游戏。这么一想,我觉得很有趣。

既然明天丧尸就要出现了,那我该做些什么?

武器,食物,水,我甚至想要不要去趟粉红色的足疗店,考虑到管制太严,还是作罢。拿上钥匙下楼开车,直奔超市而去。

超市已经不检测体温了,只要戴口罩就可以随意出入,货架上摆满了商品,毫无缺货的征兆。既然为丧尸做准备,罐头,方便面,自热火锅等速度食类食品自然是首选,一旦家里不安全,跑路的时候也能吃。

满满两购物车的食品,吸引了大量目光。排在我前面的大爷笑着问:“小伙子,没必要吧,前段时间抢东西,还没抢够?”

我笑笑说:“大爷,前段时间我可没抢东西,但今天,我得买。前段时间我做对了,今天做的对不对,就得看明天了。”

大爷脸色一变,低声问:“小伙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消息?”

“没有,没有。”我连忙摆手,“但东西还是可以买一些的。”

“好,我听你的,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我没吃亏,就是因为听得进劝,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大爷离开队伍,一头扎进超市。

付款结束,我跑了两趟才把东西装进车。回家路上,我考虑用什么武器,刀是一定要准备的,就算丧尸不像影片里那样弱点是大脑,刀也能派上大用场。

在军品店买了两把高仿的伞兵刀,又到贸易市场的玩具店,买到一把打钢珠的仿真手枪,这玩意儿对付不了丧尸,但胜在能唬人。

把车加满油我才回家,到小区门口,又搬了十箱矿泉水。门卫大爷看我进进出出,问:“你这是干嘛呐?”

“我太懒了,一次多买点,不下楼。”我只能这么说,要是说会有丧尸,那不成傻子了,但我还是提醒他,“大爷,今晚12点,打起精神,别睡觉,锁好门。”

“怎么,检查组又来,就算又来,我也不该锁门啊!”

回家后,大大小小的纸箱塑料袋摞了半人高,我能够预想到,傍晚父母回家后惊讶的眼神。

时间到下午两点,我自认为准备妥当。如果小规模爆发,这些食物能坚持一阵子。如果大规模爆发,势必要跑路,待在小区里肯定不行。

躺在床上,思考我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难道真该相信那莫名其妙的来电吗?直到此时,我才想到应该拨回去,可当我打开通话记录,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想来想去,我还是给亲朋好友发了消息。前段时间,我说要买酒精口罩,没照做的亲戚很悔恨。后来我说买感冒药和退烧药,亲戚买了,几天后药店停售。

我发在群里的消息很简单,买罐头,水,面条,今天就买。大姨问为什么买罐头,我依然不能说什么,我可不想在纸上留下“明白”二字。

傍晚,父母陆续回家,客厅的东西我尽力说明,木已成舟,他们能接受。但父亲说:“你这次提醒家里人买罐头,我看不出有这个必要。”

夜里,我登陆GTA5online,本周任务共得游戏币150万,这笔钱得在明天之前花掉,毕竟,连联合国都提倡游戏要多给奖励的时候可不多,要珍惜。

当闹钟在23:30响起时,我停下来,静静地等待,时间竟显得无比漫长。

23:59分,我打开窗,小区里很安静,我心想,看来是我多心了。想到亲戚们预备的罐头,我不禁头大。

18号到了,世界很安静,我准备休息。

进入梦乡的我,根本不知道门口的大爷躲在门卫室里惊慌失措,也不知道下夜班的人们正满大街嘶喊着逃窜。

当凄厉的警报划破夜空,搅扰了我的美梦时,我才猛然间意识到,丧尸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