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丰斯·穆夏:少女漫画和他不得不说的故事

在俗称P站的Pixiv搜索栏输入“ミュシャ風”(穆夏风格)时,会发现搜索结果的图像大多具有相似的特点:将人物置于由曲线、圆或其他几何图形及植物纹理组成的对称性背景之前,色彩或华丽或明快,笔触细腻唯美,具有较强的装饰性。

比如日本插画师Takumi的宫崎骏动画同人作品,因重新诠释宫崎骏动画中清新纯朴的人物形象,使读者耳目一新。

日本插画师Takumi的宫崎骏动画同人作品《哈尔的移动城堡》

无独有偶,穆夏风格的影响还可见于日本主流漫画市场。例如Clamp大妈的库洛牌、《魔法骑士》系列插图,以及山田章博的插画作品。

Clamp《魔卡少女樱》中的库洛牌

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ucha)对日本漫画的影响似乎已成为公认的事实。那么,他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他的风格能赢取主流少女漫画家的青睐,并在日本漫画界形成一个标签?

丨靠女人上位的男人

阿尔丰斯·穆夏生于十九世纪捷克的一个小镇,少年时期在维也纳一边从事舞台背景绘制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在夜间的设计学校进修。25岁时在赞助人卡尔?库恩伯爵的赞助下开始先后就读于慕尼黑艺术学院和巴黎的朱利安美术学院。然而,虽然穆夏拥有顺畅的求学之路,并一直从事着美术设计工作,但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无疑是大器晚成的。直到1895年,即他35岁那年,他才真正“一炮而红”,成为家户喻晓的艺术家。

阿尔丰斯·穆夏(1860-1939)

给他这个珍贵契机的,不是别人,正是法国当时最为著名的女演员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1894年的圣诞节,当所有的同事都休假时,他机缘巧合地接下了一个火急火燎的订单——为莎拉·伯恩哈特的新歌剧《吉斯蒙达》(Gismonda)绘制宣传海报。海报随新戏宣传传遍巴黎的大街小巷。

《吉斯蒙达》(Gismonda)海报

端庄唯美的女主角形象,细节处精美的图案,自然主义与象征主义并用,这种新风格一下虏获了巴黎民众的心。因此,穆夏也成为“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的代表人物,成为商业宣传界的新宠。

丨从日本到欧洲,从欧洲到日本

作为穆夏的摇篮,“新艺术运动”在1895至1905年间风行欧洲世界,最突出的特点是曲线、植物、昆虫等元素的运用,而性感的女性形象往往是画面主体。有趣的是,“新艺术运动”除了继承工艺美术运动(The Arts & Crafts Movement)的反工业化与自然主义,还受到了东方审美的影响。

早在17世纪初,中国的装饰样式传入欧洲,东方审美的特殊性一时间获得贵族的喜爱,英国、意大利等国的工匠开始仿效,逐渐形成了被称为“中国风”的艺术潮流。而到19世纪,美军的炮火打开了日本的国门,大量日本家具、漆器、印刷物和瓷器进入欧洲,包装纸上的浮世绘让西方艺术界感受到新的审美冲击,从构图、色彩等方面影响了一大批欧洲艺术家。浮世绘由色块、线描组成的平面化审美也被新艺术运动所吸取。

梵高在1887年所画的《日本花魁》

那么,穆夏的风格又是如何传入日本的呢?

提到明治维新运动,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除了教科书告诉大家的日本在政治、经济上受到了西方的影响之外,在学问、社会生活等方面也皆向西方世界看齐。1900年,日本参加了巴黎的万国博览会,虽是传播了本国的学问特色,但最重要的是带回了西方潮流,其中便包括“新艺术运动”的设计风格。

穆夏的样式,自然也包含在内。

凭借戏剧海报成名的阿尔丰斯·穆夏,其具装饰性而唯美的风格无疑非常适合商业海报的制作,彼时日本的插画师很快便发现这一点。

北野恒富是活跃于明治与昭和年间的插画家,他将西方绘画的技法融入到浮世绘的创作中,使浮世绘原有的平面化获得一种立体感。北野恒富为麒麟麦酒、福助足袋屋等企业绘制商业海报,而1911年,他为神户湊川的出口商品展览绘制的海报,非常明显地借用了穆夏创作于1898年的四联画《艺术》的图式与风格。

神户湊川出口商品展览海报(北野恒富)1911年

让大家来仔细观察一下这幅海报。北野以双圆内切的图式作为背景,而主体是一个姿势曼妙的女子形象,富有缠绕性和垂坠感的衣纹描绘突出了女性体态的柔美妩媚。背景与人物的描绘手法,几乎与穆夏的《艺术》系列如出一辙,只是在细节的处理上添加了本土的元素,例如女子的东方人样貌,她手中所持的樱花花束,以及背景圆圈中海滩的景象。

四联画《艺术》:诗歌、舞蹈、绘画、音乐(阿尔丰斯·穆夏)1898年

借鉴还是抄袭?

与此同时,文艺界也出现了对穆夏的推崇。1900年,由诗人与谢野宽主导的文艺杂志《明星》作为东京新诗社的机关杂志创刊了。杂志以浪漫主义诗歌为中心,汇集了与谢野晶子、北原白秋、石川啄木等人的文学作品。

一条成美是彼时频繁活跃于《明星》的插画师,他的插画具有折衷日本画与西洋画的特点,多次创作都带有穆夏极为浓厚的影子。《MIYOJO》可以说是一条成美借鉴穆夏最明显的作品之一,分别作为与谢野晶子《雁来红》和中滨丝子《清怨》的插图刊登了两回。


刊于《明星》第6号与第7号的《MIYOJO》(一条成美)


阿尔丰斯·穆夏于1897年为《La Plume》杂志绘制的海报

此作品可以说与穆夏于1897年为莎拉·伯恩哈特绘制的杂志海报一模一样,从大构图到人物发丝卷圈的方式都没有区别。与其说是借鉴,不如说是直接复制。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许多。

《明星》第7号《一笔启上》(一条成美)[左] 与穆夏于1897年为“百人沙龙”绘制的海报[右] ?

如果说一条成美借鉴得“明目张胆”,那藤岛武二则要含蓄得多。《明星》首次成刊的封面是出自藤岛武二之手,图式上带有穆夏《黄道十二宫》的影子,但也保留了自己的风格。

《明星》第3号封面(藤岛武二)[左]与 《黄道十二宫》(穆夏)1896年[右] ?

藤岛武二与一条成美不同的是,他自我消化了穆夏图式的特点,以自己的理解与感受重新创作,比如他为与谢野晶子的《乱发》绘制的封面,就在以卷发、花卉、女性为主要元素的穆夏风格上重置了构图。

《乱发》封面(藤岛武二)

藤岛还主笔了《乱发》整部诗集的插图,其中四季系列难免会让人联想到穆夏的四季系列,但藤岛的四季不管从内容和形式看,都具有正统的日本风味。

丨从女性文学到少女漫画

穆夏图式与明治时期的革新派文学,特别是其中的女性文学关系尤为紧密。对于革新派、具有浪漫主义风格的明星派诗人而言,不带任何意识形态、纯粹审美意味的穆夏图式似乎非常对他们的胃口。

明星派诗人与当时冒头的军国主义风气格格不入,1904年日俄战争时期,与谢野晶子便在《明星》上发表了《你不要死去》反战诗,痛苦地哀悼死于战争的弟弟的同时,也以“天皇不会亲自参加战役”直接表示反抗,引来了好战分子对与谢野晶子本人乃至《明星》的攻击。而与谢野晶子的其他作品,则更多集中于对女性自身的心绪和情感的表达,歌颂青春、爱情与自由。


与谢野晶子(《文豪野犬》中的人设)

在日本漫画史上,第一部少女漫画出自手冢治虫之手,但不过是披着少女之皮的少年冒险故事,而后便是水野英子童话式的少女漫画。直到“花之24年组”的出现,萩尾望都、竹宫惠子、大岛弓子等人所创作的少女漫画,不只带有浓厚的文学性,更十分注重对人物内心情感的表达。

萩尾望都《托马的心脏》开篇的文学性独白

日本漫画批评家大塚英志认为,“花之24年组”的少女漫画是对与谢野晶子为代表的注重表达女性内心与身体的文学性要素的复兴。

而另一方面,1970年代,“花之24年组”的多名成员曾赴欧洲进行了一段相当长时间的旅游考察,对于欧美学问的吸取与推崇,在她们的作品中都呈现无疑。竹宫惠子便是其中最早以欧洲世界为舞台创作漫画的编辑。

青池保子《浪漫英雄》(台译)描绘了怪盗与伯爵的感情纠葛。?
萩尾望都《波族传奇》据说是日本漫画史上第一部讲述吸血鬼故事的作品。?
池田理代子《凡尔赛玫瑰》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历史漫画。

以穆夏为代表的新艺术运动的唯美表现手法经由历代日本插画师之手融合本土风格,成为日本美术风格中的一隅,或隐晦或显著地被带入到少女漫画之中。图式的借用只是表面,而更为深远的影响是花卉、曲线等浪漫主义元素也逐渐成为少女漫画中约定俗成的渲染气氛的媒介,一直持续至今。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注:本文已刊登,未经许可不可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