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纷

门前有一大块地,集体所有。

有的人家离着近,就把自家房基悄悄向外扩展一些。因为房基宽了,对房子有保护作用。今天扩一点,没人反应,明天就又扩一点。狭窄的小地基,慢慢就变成宽阔的大路。

其余守着集体土地近的人,自然也不甘落后。你占我就占,反正法不责众。房基挨不着的,就隔着路种些花草。既满足了自己爱美的需求,又养了大家的眼。还有的人家离着集体的土地比较远,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种了地。有便宜不占,纯属傻蛋。农村人朴实,但是也斤斤计较。

村委会原打算重新分配,分给那些新出生的小娃娃。奈何有一些人从中作梗,此方案只好作废。各自占山为王的现象已持续了若干年。

现在村委会想清理各家侵占的土地,重新找人承包。矛盾来了,推了你家私占的房基。要动别人为大家种的花草,调整了你家的道路,就要让所有私占土地的人都退回来。

于是乎嚼舌根舌者有之;骂大街有之;挡在推土机前面者有之;邻里之间你猜疑我告密,我猜疑你不满。

真可谓人生百态,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