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堆里捡不到天堂2


5、

有了孩子打工赚的钱,姚家的生活好过了许多,虽然还是艰难,但至少小姚的学业能够保住了。

转眼夏天过去,迎来了秋天。

有天姚妈妈给小姚打电话,冷冰冰地叫她回家,立即、马上回去!

小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妈妈身体有变,急冲冲到家一看,妈妈拿着擀面杖让她跪下,泪眼汪汪道“你知道不知道,你做出的事情让我无面目活在世上啊!”小姚懵了,何出此言啊!

原来村上有人路过大富豪,一眼就认出了站在门口迎宾的小姚,一打听,乖乖不得了,这里是夜总会,就是你想的那样嘛,啧啧啧啧,小姚啊,还真看不出来啊!

回村一讲,流言四起,渐渐就传到了姚妈妈耳里。小姚说明,可是妈妈不听,她让女儿去辞了那份工作,宁可站着饿死,也不跪着撑死。妈妈教育小姚做人要堂堂正正。

“我哪里没有堂堂正正了?”

“在夜总会上班就是丢人了!”

“我如果不去上班,我的学业怎么办?你的药费哪里来?大家的房租谁来交?”小姚一急就同妈妈吵了起来。

但是姚妈妈什么也没有说,她本来心脏就不好,受不得刺激,这一下直接气晕过去了。

小姚吓得赶紧把妈妈送到医院。

一番抢救,妈妈脱险了,面对五位数的医药费,小姚沉默了。


6、

苏老板听说小姚连请一周假的事情,打电话过来询问,总算明白了来龙去脉。他到医院看望了姚妈妈,顺便把费用结清并且给小姚放了一个月的假就走了。

小姚觉得更欠苏老板了,同时心里的疑惑更深:不是说夜场的人都是坏人吗?不是说夜场都是火坑吗?不知道多少的良家妇女进了夜场后就失了清白,怎么自己感受到的却完全不一样呢?

她有点犹豫,旧债未还,新债又起,亲戚那边的欠款还等着还,妈妈的病还要吃药还要静养,自己下学年的学费马上要交了。

钱,她迫切地需要钱。她想跟苏老板说让她上场跳舞吧,她能跳,她会跳得比现在的领舞还好;可是一想到妈妈的反对她的犹豫更甚。

就在这时,房东打来电话说下个季度的房租该交了。小姚下定了决心,她第二次打了苏老板的电话。

电话响三下,苏子兴就接起来,还是那油腻的声音,“没事没事,你在家里照顾妈妈,不用考虑钱的事情,你妈妈的医药费我让财务给你报销了,另外,你休息的这一个月工资照发。”

“哦,还有房租和学费啊,多少啊,那我等下让人把钱送过来。”说完就挂电话,小姚想说的感激没有说出来,她还想问问苏子兴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到底有什么目的,当然也没有问成。


7、

这一个月,小姚白天去上课,一下课就回出租屋陪妈妈。

有一天她买了鸡排回来,还跟妈妈喝了点儿自制的金银花茶,浓浓的茶香中姚妈妈点头,说小姚去夜总会上班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约法三章,第一,不准交不三不四的朋友;第二,学习成绩不能落下;第三,毕业后马上辞了这份工作。

小姚都应下了。

再回到夜总会上班恍如隔世,大家都过来关心地问她这一个月去哪了,还有人开玩笑说是不是有金主把她包下了,出去度了个蜜月?小姚一一微笑着回答,当然没有,就是家里有人生病,回去照顾了一个月。大家发现没有故事听,也就散了,各忙各的。

芊芊把小姚拉过去,“我碰到几个朋友,听说你会跳舞,要不要跟我学学?我准备改行开舞蹈工作室了,到时候你可以接我的位子。”小姚一脸惊喜,可是又想到自己得在门口迎宾啊,正想拒绝,经理跟她说,给她换岗了,让她去化妆室帮忙,每个月工资涨到8000。

真是不敢相信,化妆室是最忙也是最闲的地方,同时也是除公主外工资最高的地方。在这种看脸的地方,化妆师的工资肯定不会低;而忙碌呢,演职员进场前恨不得三头六臂,可一旦化好妆,就很空闲了,最多就是给个别演员公主补个妆。

刚当化妆师前一个月,小姚手忙脚乱,不是把粉底擦厚了就是把眉毛画浓了,甚至有次把睫毛膏晕到公主脸上去了。

不过好在她态度诚肯又知错就改,一个月就把化妆的门道摸得透透地,化好一个妆用的时间比带她的师傅还要少,还比师傅化得自然生动。大家都喜欢让小姚化妆,师傅也不生气,“我减轻了工作量,工资还照样拿,不是应该高兴么?”

小姚就有空学习芊芊在舞台上是如何应场的。

专业的东西她不怕,但是实践她还是经历得少了;更不论夜总会的舞蹈时刻有一种暧昧的东西在里面,一个眼神,勾人,一个动作,火辣,小姚天份不错,看过几次,就能学得有模有样。

苏子兴听下面的人说小姚又学会了哪些舞蹈时,面无表情地“哦”一声,也不关注。


8、

有一天来了一大帮子人砸场子,苏子兴轻松就搞定了,都是混这一行的,谁还没有点黑白道朋友呢?于是次日大富豪对外歇业一天,专门为这件事情出过力的朋友包场感谢。各位员工还收到了压惊红包,小姚那份足足有1万块,这让小姚又惊又喜,她刚好欠一万块钱就能把欠亲戚的钱还上了。

下了班她把红包里的钱取出来贴身放好,换上自己的T恤牛仔出门。

出租屋里妈妈还在等她下班,妈妈从医院回来之后,每天都会做点夜宵等小姚下班。

凌晨两点,天刚下过雨,空气清冽,街上的行人基本都看不到了,夏天火热的啤酒龙虾烧烤摊子也少了许多。

小姚走在路上,怀里揣着刚发的一万块钱,心头雀跃。离家越来越近了,走过这条没有路灯的小巷子就到家了,突然角落里冲出个黑影,一把抱住她,另一个黑影拿了把西瓜刀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他们用压低的声音威胁道,“不许叫!叫就捅了你!”

碰到劫财的还是劫色的?或者是两个都劫?小姚心里只有这么个问号,背上被汗水浸湿了。

两个歹徒开始扒她的衣服,“嘶啦——”寂静的夜里很刺耳,可是却没有人经过。这条巷子平时走的人就不多,何况这个时候!

小姚藏在怀里的钱掉了出来,“什么东西?”“钱!这么多钱!”趁两个歹徒愣神的一瞬间,小姚挣脱钳制,转身就跑,强大的体力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她跑回家,反锁上门,上气不接下气,半天回不过神。姚妈妈看到她狼狈的样子:衣服破裂、脸色苍白、惊魂未定,一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她才哇一声哭出来,“我的钱被抢走了!”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未完待续未完待续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