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蔓结苦瓜

菱儿虽然身体有恙,身残但心不残,她纤弱的身子,竭尽所能的照料着自己的家。她心里明白,自己已是人妻,虽然有病,但不能处处让人照顾,让自己别成为别人的累赘。

她起早贪黑,将自己小院收拾得井井有条,孝敬年迈的公婆,和妯娌相处融洽,虽然更多时都力不从心,但她尽力做到最好,让村里的人都竖起大拇指。

菱儿的丈夫憨厚老实,不太爱说话,只知道勤快干活。看,一大早又扛着锄头下地了,她要多干点活,多换点钱,好让菱儿有好点的日子过。

这样平淡的日子继续着,其实也挺温馨的,虽然没有太多的惊艳,但平平淡淡也是美的。(如果这样平凡温馨地过一辈子也挺好,最起码不会被世俗的争斗,尘世的烦杂所浸染)

事情往往不随人愿,就在菱儿成家的第二年,也就是她娘家七爷七婆那年欢天喜地庆祝孙子二宝出生的那一年,菱儿那憨厚无争的丈夫,先天性心脏病发作,人就走了,走得那么平静安详,也不知他咋忍心丟下自己向傻媳妇。

竽菱儿娘家人赶到时,菱儿那傻模样已经哭得不成样了,她声嘶力竭,大声叫喊,那样子和她柔弱的身子怎么都不搬配。

好苦命的人呀,上苍咋一点吝惜之情都不给这原本就雪上加霜的家呢!伤心,难过,痛心,无语……一切的悲恸又能去怨谁呢?这是自己命里的劫数,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菱儿丈夫的葬礼,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村里的几位大叔拉了个大板车,装上几页薄板装钉而成的棺材,菱儿的丈夫就永远的放置其中,被草草地安葬在他村东头的那块田地旁,或许是为了让他守护自己的那片庄稼吧!

菱儿丈夫刚过了百日,七爹七婆被老亲家,还有村里的几位得高望众的老人请到弄堂,谁能知晓他们在商谈将菱儿领回娘家的事情。

争持,埋怨,无情,懊恼,但都无济于事,傻菱儿还是被领回了娘家,在她离家之时,她傻傻地望着自己生活了两年的家,虽然没有落泪,但她的心里肯定在滴血。

菱儿并未直接被领回家,而是在即将到娘家村口的十字路口,被一辆马车接走了,一个赶车的马夫,车上还坐了一位白发老太太。老太太热情地把菱儿拉上车,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用手深情地把菱儿杂乱的头发捋顺,在她眼显菱儿还是有点俊俏的,不完全傻。

菱儿无语地看了看年迈的爹娘,七爷七婆也在面带愁容,两位老人形体佝偻,满眼泪花,菱儿恨心地转过头去,坐着马车,心也跟着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村里的人说菱儿晦气,不让她进村了,主要还是怕新来的哥哥嫂子给脸色看,风言风语受委曲,只好出此下下策。

于是有人先容又把可怜的菱儿许配给了离大家村十几里的曹庄,家里只有娘俩,一间小瓦房,简简单单一个篱巴小院落,几只小鸡在啄食,一只花猫懒懒得晒太阳,这就是菱儿的新家,又一次寄托她无限希翼的家。

这个家虽然清贫,但无惊无险,老太太待菱儿不错,又是给尽力做好吃的,又是省下钱给菱儿做件花衣裳,丈夫也不错,不让菱儿受丁点的累,一点活计都不忍心让她干。

菱儿也很争气,过门四五个月,小肚子竟然凸起来了,全家上下一片欢呼,把菱儿当宝贝宠起来,生怕她有一点闪失。紧张而惧怕中菱儿度过了九个多月,紧张是没生孩子的经验,惧怕是身体有恙怕对孩子有影响。

天公做美,菱儿在忐忑中生下了一个八斤四两的大胖小子,大家都欢呼起来。好日子终于该来了吧!菱儿的春天该到了吧!

屋漏又遇连阴雨,就在菱儿临盆后第二天,不幸的灾难再一次降临了,菱儿因产后失血过多,得了产后疯,没几天竟然久久地闭上了眼睛,她身旁那噢噢待乳的婴孩,还在天真无助地哭泣,也不知上天咋如此的无情和残忍,让如此可怜的人又倍受煎熬,最终走上了黄泉路。

菱儿就这样久久地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无泪,痛苦无助的人世,但愿天堂会没有歧视和病痛,让所有的人们都能享受到鲜花和掌声,欢声和笑语!

(菱儿的故事是个真实的故事,她的悲惨遭遇令我不能再写下去,七爷七婆后来的命运也很悲凉,把后半生押赌在招来的儿子儿媳身上,或许本来就是个错误,个人的私心和贪婪,最终让人性的弱点彰显无余,我不愿改变和粉饰故事的情节,让主人公有个美满欢快的结局,只想真实反映主人公悲凉而可怜的一生。但愿人间多点感恩,世间多点良善,让可怜的人儿能感知世间的温情,享受人与人之间更多的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