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夏|唯美至极的斯拉夫仙女招贴画

穆夏都是以柔美的少女开场,

又在自然花语变化的梦幻中迷失,

一直存在着一种梦境般空间倒错的感觉。

如果要说世界上有谁能让女人变得美如仙女,那可能除了阿尔丰斯·穆夏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在今天这个特别的节日,再次被穆夏这些曾风靡全球的作品震撼一回。

也许是因为装饰风格太强烈,更像招贴画,国内对穆夏的先容不是很多,但这也不能阻止有很多人爱他。

看过穆夏那些唯美至极的作品,你就会明白解放前流行上海滩的美女月份牌和日本漫画中甜美的女性形象是从什么源头而来的了。

这位新艺术风格(Art Nouveau)的大师阿尔方斯?穆夏(Alphonse Mucha,1860-1939)是捷克公认的国宝艺术家,是20世纪初叶巴黎流行的“新艺术”的代表人物。

他所缔造出的风格样式当时遍布世界各地,从巴黎、布鲁塞尔、维也纳、伦敦,远渡新大陆的纽约,穿越太平洋到达东京、上海,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阿尔丰斯·穆夏 AlphonseMucha

穆夏不仅是时代新艺术的象征,他所创作的海报与饰板,更是现代印刷美术设计的典范。他所创造出的画中女子,优雅迷人、在欲言又止中带著一股诱人心魄的魅力。

而他独有的“穆夏风格”以崇高优美的女性形象贯穿于他前半生的绘画创作中,在那富有华丽装饰美的甜俗优雅的表象里,是蕴藏着升华人性的精神旨归。

透着暖意的白石小屋-穆夏博物馆

穆夏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市中心,还拥有一座与中央邮局一墙之隔的白石小屋——穆夏博物馆。当地人对这位出生于现如今捷克境内的艺术家很是怀念,他是少有的从新艺术运动的辉煌旗手到斯拉夫民族历史画巨匠。

这座博物馆是他的子孙们为了纪念他而设立的,不管他是新艺术运动中的插画大师,还是归乡爱国主义情怀的艺术家,他的这一生所沥心讴歌的作品,值得大家以一颗谦卑的心态来欣赏。

穆夏手稿

穆夏以富有韵律的线条与美女、花草的理想美的艺术表现成为最能体现新艺术风格与精神的代言人。

这些仙女图背后的故事,有的婉约唯美,有的雍容华贵,有的纯情可爱,一句话来说都是芳物美之妙不可言。


大自然中的悠然仙女


看起来不大的穆夏博物馆中,收藏了许多关于艺术家的回忆。进门穿过大堂正对着是穆夏的Fruit和Flower,手拿水果的丰腴女子,轻轻回眸,已经是百媚生了,画者又加上了繁花的头饰,更是颠倒众生。

▲《水果》和《鲜花》

看到鲜花的作品,可以想象穆夏一定很喜欢养花的,这种天然的美物,稍加修饰就是动人的衬饰。

果真他的工作室总是花香四溢,除了美的熏陶,还有嗅觉的撩动,情不自禁的整幅画都美了起来,所以看他的画是视觉和嗅觉双重感受,一种被美模糊了界限的通感体验。

▲《一天四时》“清晨唤醒”“早间明媚”1899

这组“一天四时”the times of the day分为四个篇章,分别是《清晨唤醒》、《早间明媚》、《黄昏沉思》、《夜晚休憩》。

在这个系列当中,穆夏选用了明快通透的色调,还有盛开的花卉图案作为环境的烘托,不管是晨、昼、昏、夜都显得很有呼吸感。

▲《一天四时》“黄昏沉思”“夜晚休憩”1899

四位婀娜多姿的少女,与背后的自然环境完美的融合为一体,给大家呈现出一副现实与梦幻的交融的意境。

透过曲度优雅的装饰框去欣赏四时的臆想,有没有一丝丝哥特式的那种时空流失的神秘感?

▲The Flowers: Rose;Carnation“鲜花系列”玫瑰;康乃馨

从他的“四朵金花”的创作中,这种自然寻美的理念体现的淋漓尽致,对于他的画其实也不需要太多的解读,因为美存在于大家的内心。

▲The Flowers: Iris;Lily“鲜花系列”鸢尾花;百合花

有敢爱敢恨,对于爱情固执走心的铿锵玫瑰;有宿命游离,破碎易逝的伤感鸢尾;有妩媚成熟,处处散发抚慰心灵的暖情康乃馨;有楚楚动人,天使般纯净天真的恬静百合。

穆夏画室

下面这四副有点灵体投射意味的《明月与群星》中,穆夏再次将星系的描绘转化成多姿的女性。

但是这一次他试图探讨更深层次的主题性创作来超越他往常的画作,不仅仅通过华丽的星光月牙来表现,还将人物悬于半空中,用环境的自然元素来烘托出空灵的境界。

▲《明月与群星》The Moon & the Stars 1902

一套四幅,长庚遐想,明月浅笑,启明思索,北极冥想,人物的手势动作配合有些魔幻的氛围,一幅夜色星际当空明的意境,冉冉升起。

下面大家静静地观赏他的其他几个系列作品,同时调动五感的力量,去感受春夏秋冬的变换,去领悟摄人心魂的宝石魔力,去抚摸十二个月份的时空转逝。

▲《四季》The four seasons 1896

大家所熟悉的“穆夏风格”可以说是集大成的艺术荟萃,不仅带有日本木刻对外形和轮廓线优雅的刻画,还有拜占庭艺术华美的色彩和几何装饰效果,以及巴洛克、洛可可艺术的细致而富于肉感的描绘创造出感性化的装饰性线条、简洁的轮廓线和明快的水彩效果。

一切从大自然中汲取创作灵感,有点像中国的师法自然的味道,这是象征派的鼻祖查理?波德莱尔的“自然是辞典”的推演,为什么会提高他,你也许也猜到了。

就是不断吸取,更加丰腴的过程,波德莱尔的“万物交感”理论也贯穿着穆夏的艺术创作生涯。

简单的来说“红色、茶色的金盏花的香味让我陷入深沉的幻想中。从其中,似乎听到远方双簧管的深沉声音。”


艺术是最美的女神


对于穆夏的装饰画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字“美”,是那种透人心脾的美。让人爱上画中的女子的同时,已经被一双无形的手拽进了他的作品里面,在画中感受到不同的创作手法融合在一起时所表现的意境和奇妙感觉。

新艺术运动也正是以唯美主义文艺思潮作为美学基础的,而大家所熟悉的“穆夏风格”也是唯美主义的观念在绘画作品中的延伸。

穆夏与高更(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雕塑家,与梵高、塞尚并称为后印象派三大巨匠)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关系好了,自然画风也就有了互通有无。

高更擅长表现异域风情,偏好红、绿、黄等色彩的涂饰、使用卷曲的线条、以及他的不羁风格都对穆夏的画作,产生了一点点牵引力,如果你也了解高更的画,比较一下色调和线条,是不是亲兄弟照镜子的关系?

▲“艺术”系列-绘画舞蹈The Arts: Painting;Dance 1898

还记得前面提到的通感来感受穆夏画作的立体感吗?通过意象的力量将大家的感官立体化,互相配合,产生深层次的画面感受力。

“传授给人们色彩、线条、声音、芳香所具有的精神性意味的是想象力。想象力创造出模拟与隐喻。”

画者之间的交流是风格的碰撞之后的喜悦,绘画表现加以平面化,从三维空间变相成二维空间,线条与色彩的潜在性被深入挖掘,这是高更的“景泰蓝主义”(用单纯色彩配之以黑色线条的轮廓)的讲解。

这些色彩都是出自于印象派的视网膜混色原理,以互补色并列的方式表现出艳丽的色彩,简单的说就是冷暖对比,使得画面更具跳跃感。

穆夏1896年搬迁至新的工作室

穆夏在巴黎的时候,一段时间是与高更同工作室作画。也是志同道合,创作观念一致的缘故,穆夏也觉得没有变化的色块会使观众厌烦,对于色彩的冷暖运用,处理得恰到好处。

并且将想象力构成绘画世界的对象、秩序和色彩是他最擅长的,所以他的画作都是梦幻的开场,又在变化的柔美中迷失,转而不知何时又回到了现实,一直存在着一种梦境般空间倒错的感觉。


与巴黎女星莎拉的邂逅


1895年为巴黎当红女星萨拉?贝纳尔公演创造的石版画海报《吉斯蒙达》(Gismonda),使他名利双收并签下五年宣传海报、服装设计合约,一时成为“新艺术”时代的宠儿。

魅力十足的莎拉?伯恩哈特

这里我想说一位影响穆夏一生的奇女子,也可以说是穆夏的伯乐,十九世纪末的巴黎当红女星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

她与雷契尔、雷雅纳并列19世纪法国三大女伶。自创文艺复兴剧场以及国民剧场,并且巡回英国、美国、俄罗斯,被喻为世界最伟大的歌剧家之一。

▲《吉斯蒙达》poster for’Gismonda’1894

穆夏与莎拉合作的第一幅就是上面的《吉斯蒙达》,这幅海报不仅使穆夏名利双收,并且签下五年宣传海报、服装设计合约,一时间成为“新艺术”时代的宠儿。

富有韵律的线条、柔情光芒的美女、刻画精致的花草,这种理想美的艺术表现手法,使得穆夏成为最能体现新艺术风格与精神的代言人。

促使穆夏与莎拉见面的契机说法不一,根据穆夏儿子吉利的说法:1894年圣诞前夕,穆夏受朋友委托在位于塞纳—马恩省街的勒梅尔谢印刷厂从事校订。圣诞节当天到隔天持续校订工作。

午后两点印刷厂经理布吕诺夫接到萨拉的电话:“明年1月4日开始有剧场演出,元月初一必须贴出海报,希翼能紧急制作。”于是布吕诺夫带穆夏前往萨拉正进行彩排的文艺复习剧场,在此两人初次相见。

穆夏手稿

彩排结束后,他们一同前往咖啡厅,穆夏拿速写本当场进行速写。隔天,他拿着略上色的速写给印刷厂经理看,然而经理并不满意,但是由于时间紧迫,只能将他的作品给萨拉过目。

28日,剧场来电话,萨拉对穆夏的作品十分满意。这幅作品《吉斯蒙达》一经贴出,震惊巴黎,使穆夏一夜成名。

《吉斯蒙达》的创意不仅改变了穆夏的生涯,也奠定了新艺术的风格,创新了海报的制作形式:修长的人物姿态,高贵优雅的面容,细腻的粉彩色调,配合写实而自然主义的花草,加上柔情似水的人物动作使崇高和细腻得到了调和。

“莎穆”的新组合迅速在巴黎激起了强烈的火花,将新艺术的视觉艺术推向另一个高峰。

▲《哈姆雷特》与《洛伦佐》海报'Hamlet' 'Lorenzaccio'

左侧这幅海报是穆夏最后一次为莎拉?伯恩哈作画,也是一幅动情之作。

莎拉?伯恩哈特是十九世纪末法国当红的女伶,特别善于表演情感,因此她即能够表演经典法国喜剧中的大悲剧的角色,也能扮演现代的社会角色,甚至扮演男角色也很成功,比如说这张宣传海报中的哈姆雷特。

▲“艺术”系列-音乐The Arts:Music

不难说明了为什么这一次的哈姆雷特有着女性的柔美和身姿,色调有些阴沉,也想表达老国王的灵魂经常游荡在埃尔西诺的皇家城墙上,告知哈姆雷特被害的实情。画面中的男子,弯曲的双手紧握在胸前,侧过去的脸庞,有些彷徨和绝望。

失足落水溺毙的奥菲莉亚已经化为繁花在哈姆雷特的脚边永远的陪伴着他了,画面底部像棺材一样的大理石板,也预示着这个悲情式的英雄结局吧!

右侧那副是莎拉出演的是阿尔弗雷德浪漫悲剧中洛伦奇诺?德?梅第奇的海报,依然是个男性的角色。

发生在16世纪的佛罗伦萨,讲述了洛伦奇诺杀死佛罗伦萨的暴君的故事,画面顶部的咆哮地巨龙彰显了佛罗伦萨的公爵亚历山德罗?美第奇的统治,背后是佛罗伦萨的盾牌徽章,还有复杂的花圈纹组合让人想起了翡冷翠的天鹅绒地毯。


充满魅惑的广告招贴画


Lance?Parfum, 'Rodo'《兰斯香水,罗多》

穆夏的创作经历几乎就是“新艺术运动”的一个缩影,他那些被称为“穆夏风格”的招贴画展现了成熟的追求极端唯美的新艺术曲线装饰风格,几乎成为新艺术招贴画的同义词作品对后世的商业绘画有着极大的影响。

Biscuits LeFèvre-Utile《饼干广告》

因为娱乐业的发达,食品业的宣传也随之兴盛,各种商品都踊跃地以海报的形式进行宣传,现代化的商业设计也从巴黎开始萌芽。穆夏的海报的理想唯美主义,为这些商品充分作了代言。

Job cigarette paper《JOB香烟广告海报》

最为出名的广告作品是为JOB企业所做的香烟宣传海报,以美女为代言人,发丝与鲜花的烘染下,女性变得妩媚,香烟的烟如同纱一样围绕在人的周围,这让吸烟成为了众多人的梦想。

▲Zodiac|1896

穆夏海报所塑造的理想化的女性形象成为商业社会的象征,它们能够深深抓住消费者的偶像崇拜心理,加之众多装饰性的花草可以说他对大自然有着丝丝入扣的观察力和比拟幻想的本能。

穆夏手稿

为了突出这种象征意味,穆夏海报通常以一个女性为主体,轮廓线条也比其他部分线条粗且颜色深。但是这些线条如果你仔细观察,也是粗细有序,随着形体的转折而延展变换。

因为看过了他的手稿,真是线条流畅,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的抖动。

虽然这些海报赋予了商品灵魂,但它们可以说并没有穆夏本人的灵魂,因为商品海报的内容,所要宣传的产品都是之前由委托方企业确定好的,穆夏本人出于利益关系而进行创作。


气势磅礴的斯拉夫情结


上面大家说的是为大家所熟悉的那个穆夏,感性化的装饰性线条、明快的装饰水彩和端庄优雅的斯拉夫少女。闭上眼睛,幻想一下那飘逸的秀发、深邃的蓝眼睛,随着四季星辰变幻的花环和延展而来的菩提枝。

不过,穆夏之后的画风居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大转变!

▲Princess Hyacinth|1911

由于海报等创作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两个需求,新艺术运动下商品社会的需求以及穆夏自身生存需求。在创作题材方面,可以说穆夏一直处在被动的领域,直到《斯拉夫史诗》的创作,穆夏才开始主动找寻自己的艺术目标。

下面是穆夏第一次为他的《斯拉夫史诗》(Slav Epic)在1928年秋布拉格宫(Trade Fair Palace)大厅展览所绘制的海报,为庆祝捷克斯洛伐克独立十周年。

▲《斯拉夫史诗》展览海报The Slav Epic Exhibition

以小女儿Jaroslava为原型,选取了斯拉夫史诗的一个场景,Omladina在斯拉夫菩提树下的誓言。

并在画面中加入了捷克神话中的命运之神Svantovit,手持着他的标志性物件宝剑与水之号角,掌管着宇宙的不同方向的运转。

为什么把这幅海报作为结束,

其实也是一个预告。

▲斯拉夫史诗No.20, Slavs for Humanity (1926)

穆夏在晚年的创作生涯当中,其风格发生了中大的转变。原先作为“新艺术运动”的引领者,以美女海报闻名于世。可最终却以一位拥有爱国情怀的艺术家告别世界。

他创作了二十幅大气磅礴的画作,并称之为“斯拉夫史诗”,是穆夏晚年的呕心沥血。这样巨大的画风转变一直到他临终前都没有改变。

到底晚年的穆夏在美国旅居期间邂逅了什么?是什么缘故让仙女海报变成悲壮史诗?

大家在下一期穆夏的史诗巨作再来揭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