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父母再婚的孩子,真的伤不起啊!

小强父亲和母亲是天生一对,天天在赌桌上下不来。

小强一家四口,还有个哥哥春伟,同母异父,母亲这个赌桌上的女王带着春伟嫁给了父亲,生了小强。

从小父亲对小强就没有个父亲的形象,非打即骂,对亲生的孩子都如此了,更别说不是亲生的春伟了。

小杂种,小畜生,小垃圾就是平常春伟的名字;春伟不像小强,他前面几年跟着母亲吃过很多苦,能忍。小强经常挨父亲的打,更不用提春伟了,他那是天天挨打。


因为说错一个字,因为做错一件事,因为反应慢了半拍,因为父亲牌桌上输了钱,打骂就接踵而至了。

父亲打完小强就打春伟,春伟哭着跪在地上说“求求你了,我错了,不要打了,我下次会改的!”父亲更是火大,“下次,还有下次!”春伟于是又成功地挨了一顿揍。

小强就在边上默默看着春伟被打,只会流泪,什么也做不了。

母亲对小强很好,对春伟也不错。但凡吃的穿的都不亏待两兄弟,给小强什么,必给春伟什么。

母亲的赌运时好时坏,输钱的时候自然不能对两兄弟好了。父亲更不用提了,好吃懒做,有点钱就上牌桌,输了钱就回来打孩子。


有一次春伟看上个卷笔刀,他就不吃早饭把钱存起来,结果被父亲找到了,春伟不敢说明,父亲硬冤枉是他偷的。为这件事整整打了一个月,春伟就留下了阴影。

后来,春伟连吃饭都不敢抬头,做作业都不敢开灯,就怕惹恼了父亲。

小强不懂春伟的痛,他天天跟在哥哥身边玩。春伟洗衣服,就让小强在旁边玩水,小强弄得一地的水,春伟就被父亲揍了一顿;春伟做饭,就让小强帮他摘菜,小强把菜芯菜叶菜茎乱摘一气,春伟就又挨父亲的一顿揍;吃好饭,春伟要收拾桌子洗碗扫地,小强就帮他拿扫帚放碗,摔破了一个碗,春伟还会挨父亲的揍……但是春伟挨再多的揍都会把小强带在身边。

父母都去赌博了,春伟怕弟弟像隔壁那个小胖一样,一个人跑去河边玩,直接把命玩没了。

小强觉得春伟会挨揍,是因为他不叫父亲爸爸,而是叫叔叔。小强认真地问了,你为什么不叫爸爸?你要是叫爸爸就不会天天被打被骂了,春伟看着小强,眼泪就刷刷刷地下来了。

后来小强才知道,父母离婚,小强是被判给父亲的,但父亲不喜欢他,把他扔到山里去,外婆听说了,找了两天,才把他打回来,母亲就把他带到了身边。


提到外婆,兄弟两人都喜欢这个老人,但外婆的儿子,就是舅舅们都不管她,外婆就自己住在一间废弃的房子里,靠捡垃圾生活。外婆卖废品回来,总会给两兄弟一人买一根棒棒糖。有时春伟被父亲打得凶了,就会逃到外婆这里来,但被父亲找到后,往往是更凶的一顿揍,父亲甚至连外婆也一起骂。

次数多了,春伟就不敢“连累”外婆了。

后来春伟初中毕业,父亲就让他出去打工,小强哭得稀里哗啦,春伟说,“好好听话啊,哥哥给你赚钱读书。”

春伟打工后,就住在厂里,也许少了父亲的打骂,竟然胖了好多起来。

他从不给家里打电话,发了工资就给小强交学费,给小强买衣服。父亲问他要钱,他一声不吭,也不给,父亲就揍他,他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由他打骂。

母亲骂他窝囊废,他咬着牙也不说话。


几年后,小强意料之外地考上了大学,光学费就要好多,春伟就跟工友借钱,每天拼命赚钱,工资就还债,一年过去,刚好把欠款还掉;小强下一年的学费生活费又来了。

小强大学毕业,找了份工作还不错。

春伟就谈了个姑娘,是同一个厂里的,四川人,个子不高,笑起来弯弯的两道眉毛很温柔。小强每个月发了工资都给春伟,但春伟从来不收。父母已老,还是天天上赌桌,没钱了就问春伟小强要钱,两兄弟仿佛约好了,都不给!

很庆幸春伟和小强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长大,并且健康,我说的健康是指心理的健康。

不知道有多少再婚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因为心理问题,影响了后面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