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人

? ? 搬到新家已经两年了,还是经常想起搬新家的那次暖锅底的聚餐。

? ? 大家这边有个风俗,搬新家之前要请些客人来吃饭暖锅底。大家邀请的是我妈的兄弟姐妹们,我的舅舅,三姨四姨他们。

? ? ? 因为还没有完全装修好,家里的家具不是很齐全,条件比较简陋。没有正经的餐桌椅子,就是从老家带来的简单的四方桌和凳子。不过客人们并没有挑剔,一进门就夸房子大装修的好。

? ? 老妈和三姨四姨都带了很多自家菜园的菜,还有土鸡蛋,腊肉腊鱼,三鲜等随州土特产。蔬菜类的都是在菜园摘的时候就弄干净了,拿过来可以直接洗。老妈和三姨四姨一进厨房就霸占了灶台,洗菜盆,还有一个摘菜的,然后热火朝天地准备做饭。三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把本来不算小的厨房挤的满满当当,我这个主人根本插不上手。

? 准备的差不多了,要开始做饭了,老太太们才发现毕竟不是在自己家,好多东西不知道在哪,开始不停问我各种工具放在哪里,我终于进了厨房。后来,弟妹来了,表妹也来了,他们开始在厨房帮我,做一些我打算做的菜。老太太们很无奈,慢慢地退出了厨房。年近古稀的舅舅说,唉,孩子们都长大了,大家该享福了,就让孩子们给大家做饭吃吧,大家也该休息休息了。

? ? ? 每次不管是老妈,还是三姨四姨一到我家,总是到处扫到处擦,好像总想把我未来一个星期的活儿都干完似的。那年三姨去北京大家家玩,所有的地方都擦好收好了,实在没地方收拾了,居然把大家家长期不用的浴缸也给洗了一遍,擦的亮闪闪的。想起小时候去三姨家玩,和三姨睡一个被窝,冬天的时候三姨总怕我冷,每晚都把我的脚揣到她怀里入睡。回武汉买房子的时候在表妹家住了一个星期,每天四姨都换着花样做饭,每顿饭还盛好端到我手里,生怕我吃不饱似的,每顿还用大碗装一满碗。那时候我跟表妹开玩笑,再住下去我不知道要胖多少斤了。

? ? ? 其实大家也都是做父母的人了,但是在这些老太太心里,大家永远都是孩子,需要他们呵护,需要他们照顾的孩子。只有娘家人,真正把大家当家人的娘家人才会这样珍惜照顾大家。也只有在这些亲娘姨娘面前,大家这些已经过三奔四的大孩子们才会真正的放松自己,原来大家也是有人照顾有人心疼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