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家的难处之病痛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有一句非常震撼的开篇语:“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由此看来各家的不幸都有不同的酸甜苦辣。

小吕,是大家单位的一位同事,叫小吕,其实比我才年轻五岁。在单位一般称小马、老王都是叫着习惯,一直可以从小叫到老,小吕就是大家一直这样叫着。

他今年也是刚刚退休,说起他的不幸,也很使人同情。

小吕是承德人,职校毕业被招工进了省直机关,一干就是40多年。

这期间娶妻生子,职务升迁,妻子开企业,儿子上大学,一切都很顺遂。

我调到这个单位后一直在一起工作,一起出差,一起锻炼。他打得一手好羽毛球,善于奔跑,四十多岁时还能与年轻人打下一整场比赛,身体很棒。就是好喝点小酒,也闹了不少笑话。

眼看再有三五年快退休了,身体出现了不适,活动也受到很大限制。检查结果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开始觉得无所谓,用药调整调整会好的。

可是,医生看了不少,药用了不少,效果只是有所缓解。而且随着时间变化,病情也在不断加重。

工作已经不能在一线坚持,领导为其调整到二线,每天可来可不来,需要看病随时可以离开。

问题出现在了现在,小吕于去年退休了,病情也越来越重了,妻子要打点企业业务,不能经常陪伴身边,儿子大学完成博士学位后到南方大城市与女朋友一起工作去了。

这样,一座房子中大部分时间是他一个人,生活遇到了很大困难。

类风湿关节炎是一种病因未明的慢性疾病,以炎性滑膜炎为主,其特征是手、足小关节的多关节、对称性、侵袭性关节炎症,可以导致关节畸形及功能丧失,以手足水肿、腕管和跗管综合征及多肌痛为突出表现。

据说这病发作起来非常疼痛,活动严重受限,关键是没有特效药物可以治疗,只能靠坚强的毅力和亲人的安抚来缓解疼痛。

今年疫情得到控制后,天也暖和起来,小吕有时也出来转转。我就招呼他多走一会儿,他却说:“不行啊,走多了痛的受不了。”

我跟他说:“拿出当年打球的精神劲来,咱们再打一场。”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闹不好是把身体透支了,现在不让再跑动了。”

看着他无可奈何和疲惫不堪的样子,一方面为他难受,一方面也为人上了岁数被病痛折磨而感到难受。

俗语说的好: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可谁又能左右大自然的规律,阻止人体的老化,控制人体的病痛。只能依靠自我的体质加上适当的锻炼和保养,尽可能地延后身体发病的时间,尽可能地提升身体的抗病能力。

从小吕的不幸生活中,其实不只是身体的病痛,更主要的是空巢给老人带来心理上的病痛,这也是老人们面临的最大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