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日记|山本耀司

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迷恋黑色,所以特别喜欢山本耀司。买过他的两本书,一本叫《我投下一枚炸弹》,另外一本叫《做衣服》。

当西方还在用传统的紧身的衣裙来展示女性的曲线时,他就用垂坠,层叠,缠绕创造出时尚界的日本浪潮了。

与川久保玲,三宅一生一起成为那个时代标志性的设计师。

山本耀司对服装的表达和他的性别哲学密切相关。“在我的哲学里,雌雄同体这个词毫无意义,因为男人与女人没有差别,大家存在不同的身体里,情绪和灵魂都是相同的,不应该被区分”

“让衣服紧贴着女性身体是取悦男人的一种方式,那看起来并不高尚”。

一直觉得工作中的女人最性感,最帅气的时候。

我更愿意去展示隐藏身体,我是男性,仍然觉得隐藏在内的事物才是最性感的。

“无论年龄如何增长,都不要把自己当做母亲,妻子,而是要把自己当做女人,让自己保持随时散发魅力的状态”

“穿短的裙子,露出皮肤,向你走来,好似在说,我的腿很美吧?这算不上性感,男人追求的不是这种东西。”

“幸运的时候和不幸的时候,都要享受人生”

山本耀司崇尚自由随意与不对称美,一直想让衣服看上去更慵懒一点。

或许这跟日本的审美有关,一是侘寂,然后是对于残缺与无常的接纳。

对称是简单的,平静的,反映的是事物规律性的一面,完美的平衡也预示着强制力和秩序,被束缚。

“不对称才能触碰到人类的敏感,能量和脆弱。人类珍贵的情绪和情感,比如优雅,谦逊,善良和温柔,都来自不对称的平衡”。

他把男装的风格加到女装当中,也把女装的风格给男装,或者说根本就是不分男女的。

不规则,褶皱,粗朴,残缺,对身体的曲线的隐藏。

另外,他迷恋黑色。

“黑色拥有谦虚和傲慢两种特质,黑色慵懒,随性,神秘莫测,它代表很多意义,配合不同的面料,又体现不同的意义”

黑色可以吞咽明亮,或者让亮度更犀利。

黑色有沉着节制的美。当外界五彩斑斓的时候,我总黑色保护自己,让我安全的呆在阴影里。

那是砍掉一切累赘,近乎禁欲的服装风格,模特仿佛把自己整个的托付给了衣服,呈现一种穿越了繁华世界的极致之美。

虽然钟爱黑色,但是并不排斥其他的颜色,事实上,当黑色勾勒了冷峻的轮廓,其他颜色更容易显示冲击力。

白色,在他的创作中也如影随形。“我喜欢白色的高贵纯洁,用白色的麻布做造型时,我甚至不舍得碰它,因为它本来的样子就很美”

但是他仍旧是最喜欢黑色。

他说他最喜欢的英文词是“fragile”,脆弱,他运用黑色来表达脆弱。

他的衣服都很大,留有很大的空间和余地,日本的说法是有“间”。

在衣服和身体之间加入空气。

“间”是一种时间与空间的间隔,在日式的审美里也常见,比如屏风的隔断,留白。

他们注重点与点的空白,让整个看起来既不拥挤,又是流动的。

他的衣服,身体是可以住在里面的。

只要活着,艺术家就必须保持自己的本质与狂野。

选择了一件衣服,就等于选择了一种生活,选择了一种人生。

我选择不让人的眼睛感到疲劳的颜色,也就是单色,黑色,白色,灰色,这些内敛的颜色,不到处宣传自己的存在感,低调内敛,不打扰别人的眼睛。

快速的获得,就会造成“憧憬的丧失”,没有耐心去真实的感受与体验,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自我的丧失。

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摸不到的,装上一些别的什么人,事,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

所以,与很强的,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他的美学令人着迷,衣服又慵懒,又优雅。

黑色是藏起来的安静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