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巾

她不是很勤快的女孩子,长这么大,干家务的次数可以扳着指头数过来。母亲经常对着躺在床上的她叹气:你这么懒,什么都不会,将来哪个男孩儿会要你。

她只是望着母亲,傻傻的笑,心里却愤愤不平,难道只有勤快的女孩子才能找的好人家不成?

18岁那年,正值高三学业繁忙时,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天天腻在一起。

好景不长,高考结束后,她和他去了不同的城市,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她的恋爱也就成了异地恋,十分的辛苦。虽然这年月,交通发达,联络方便,但终究是弥补不了在一起拥抱时的温暖。

热恋中的人,总是疯狂的。最开始的时候,每天可以连续打三四个小时的电话,晚上也是连麦睡觉,手机总是热的发烫,却抵不过热恋中的心。

一个月里两个人南北两地的飞,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她飞往他的城市。离开时,每次都磨蹭到最后一分钟,不得不走了一步三回头。分开五分钟,手机就滴滴的响,信息发过来,只有两个字:想你。

比起两个人整天腻在一起,这样的爱情更多一份思念的苦,相聚的喜。只是在夜里,一个人回宿舍的路上,会有很多恋人手握着手,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亲一下对方的脸,亦或是吃饭的时候,很多恋人都相互夹菜给对方。她总是低下头,心里也有些埋怨,为什么温暖不能说要就要?

他的生日是在12月份。很早就开始计划送什么礼物。对于爱的人,什么都是轻的,只有心重,总是会想要送他最好的。

他在的那座北方城市,一到冬天,额外的冷。每一次去,无论穿了多厚的衣服,却总是生病。回到自己温暖的南方小城,暗暗担心他一个人的冬天,总会感觉到冷吧。

网上搜了很多,却还是没想到送他着什么。那个时候正兴男女恋爱送围巾的热潮,她想了想,什么也比不过亲手为之来的真情实在。

下了决心,去买线,选了白色的。她喜欢白色,在她认知里,白色是简单且纯洁的,就如他们的爱情。

上网搜了搜,挑了一晚上,还是决定编织成最简单的样子。

之后的一个月里,每天放了学回到宿舍,吃完饭就开工。每一针织下去心里都念叨一遍我想你,也恨不得把自己的魂魄编织进去温暖他的冬日。

落下严重的后遗症,夜里睡觉还在念叨,手不停的抖动......

完成之后放在清水里洗干净,晒起来,阳光穿过那些因手工的粗陋而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缝隙,反射在她的脸上,温暖而幸福。

生日那天,飞到他的城市,亲手把围巾戴在他的脖子上。他温柔地揽他入怀,围巾夹在他俩中间。爱,一点点渗透开来。

可惜的是,热恋总是有个期限。距离始终是他们之间无法跨越的沟,不是一条围巾的毛线可以连接的。

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每天的电话变成一周一次了,消息也愈来愈少。忘记了上一次他说“我爱你”是在什么时候,明明就是一段好的感情,好着好着就过了保质期。

她知道彼此之间是没有第三者的,只是大家始终行走在两个城市,行走在各自不一样的轨迹里,无论做多少努力,相遇的那一瞬间,如烟火一样,绚烂夺目却无法长久。

夏天来临的时候,她离开了南方的家,去异国求学,临走之前去了他的城市,做了一个形式上的了结,他们的爱恋也就这样的结束了。

其实,她非常想知道,那条也许是自己这辈子唯一一次做的手工,是不是已经被他扔在某个角落,不见天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不如还给自己,做个纪念,证明曾经是为了爱付出真心的。

过了一年半,她收到了他的邮件:冬天又到了,这个城市依旧是冷的无法呼吸。我重新戴上了你织给我的围巾,夏天你来的时候,我曾经很担心你会把它收回去。其实,付出的爱是不会收回去的,付出的爱也永远不会消失,对么?

她忽然对着黄灿灿的阳光傻笑起来。

原来,有一种爱,真的会无疾而终。庆幸的是,毕竟,有那么温暖的东西,会在一年一度最冰冷的日子里重新证明,爱情,真的来过。

投稿:【山川异域】推文不看权重,优秀应被看见,你我理应遇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