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你就是乔小乔啊?”

“对啊。”

“闻名已久啊,今天终于认识了。”

“我很出名吗?”

“少废话,你对我有意见是吧!”

“……”

这是小乔与小南第一次直接的正面对话,多年后当小乔再次提起的时候,小南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搜寻记忆完全找不到一丝印象。

“那时候你还动手打了我两拳呢,这你也不记得了?”小乔微微皱了皱眉头,对于小南的遗忘多少有些小意见。

但是他也明白,时隔多年,这样小的事情忘记了也很正常吧,因为这只是他们交集的开始,往后还有无数更为重要的场景呢。但正是因为这是一切缘分的开始,所以小乔一直记在心里,他觉得就算其它的都忘了,只要记得这开始,故事就还有讲下去的可能。

“我还打过你?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是从来都不体罚学生的。”虽然这么说,但是想起两人的相处方式,偶尔动动手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于是小南带着理所应当的语气接着说:“我这么娇小,就算打你,肯定也不会疼,倒是我的手可能会更疼些才对吧。”

倒是确实不疼,但是天知道小南这么娇小的身躯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小乔记得当时自己挨那两拳时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并不是故意那样做,而是小南的拳头真的把他推出去了。

不过小乔只是在心里回想了一下,并没有说出来,一来他觉得这有些丢脸,二来他并没有埋怨小南的意思,反而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很幸福,而如果把这样的想法告诉小南,那无疑是更为丢脸的,所以还是自己在心里回味一下就好了。

关于这次“挨打”事件的起因,小乔并不记得所有的细节,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小乔以月考全班第一的成绩在一次满分为一百分的英语小测验上只得了寥寥十几分,这当然让人无法忍受,于是在发下测验试卷后,小乔被身为英语老师的小南叫到了讲台前。

自从开学以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班上的英语老师一直不稳定,到小南来接手已经是第四任了,所以初来乍到的小南还并不认识班上的学生,这次的小测验就是为了摸一下班上学生的底。没想到全班成绩第一的小乔给了自己这样一个下马威,所以小南就想见识一下这个叫乔小乔的学生到底长什么样子。于是对话和拳头就发生了。

“我说小南同学,你记性这么差,怎么给人当老师啊,可别把诲人不倦变成毁人不倦呀!”虽然小南和小乔是师生关系,但是其实他们之间年龄差距并不大,接手小乔他们班的英语课时,小南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小南上学时间比同龄人要早一年,而小乔因为初中时生了一场大病,休学了一年,如此一来二去,小南只比小乔大了五岁而已。

“你还知道我是老师啊,没大没小的,当年我没教你要尊师重道吗?”虽然只差了五岁,但是在当时已经大学毕业的小南眼里,与还是高中学生的小乔之间的年龄差距可远不止五年,至少心理年龄差距不止。

“让我来想想……好像还真没有教这个啊,其实你都教大家什么了?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不记得了,因为当时小乔几乎没怎么认真听过小南讲课,不是说小南的课讲得不好,对于小乔来说没有吸引力,恰恰是因为小南太吸引小乔了,以致于上课的时候小乔根本没办法注意小南讲了什么,他注意的是小南这个人,至于她讲了什么就并不重要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当时净跟我作对,从来不认真学习。”小南想起了当时小乔的所作所为,上课不是听歌就是睡觉,作业几乎不做,平时测验只选择性地做其中一部分题目,偶尔兴致来了还会把答题卡涂成一朵花……

为此小南没少找小乔谈话,但是每到重要考试时,小乔的成绩又都看起来比较漂亮,所以小南也从来没有真正生过小乔的气。她也纳闷过平时不学习的小乔怎么一到重要考试就能考好,而小乔的“运气比较好”的答案显然不能让她满意,但是她也并不深究,能考好就行了,管他什么原因呢。

“是啊,我也很悔恨,要不你再重新教我一次吧?”说到悔恨,小乔确实有一些这样的感觉,不是悔恨当时没有认真学习,而是悔恨没有充分利用当时的时间与机会,让他和小南之间的故事更为丰富和精彩一些。而今自己都已大学毕业了,想要回到过去重新来过,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好啊,先交学费,再认真地叫一声老师。”学费当然是开玩笑的,但小南还真的想好好听小乔叫一声‘老师’,因为在小南的印象里,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小乔叫她老师,至少在他们熟识起来之后,她不记得有听到过。

“老——南同学,走啦!”小乔知道他的这位高中老师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他故意把叫了一半的老师改口成老南同学,既然读书的时候都没叫,毕业这么久了更加没有理由改变这种情况了。

“你……去哪里呀?”在说出“你”字的时候,小南用手指了一下正从坐着的公园长椅上起身的小乔,以此表达对于没有听到这声“老师”的不满。

“你不是要收学费嘛,请你吃大餐当学费,吃完要认真给我讲课才行啊!”说完小乔伸出手,拉起了还在椅子上坐着的小南。


“马上要高考了,高中毕业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能啊。”

“那我放假的时候就来找你。”

“你放假的时候好像我也在放假吧。”

“那永别了!”

“……”

高考前两天,课程已经停了,时间都留给即将踏上战场的莘莘学子做最后的调整。小乔没有任何压力,还是一贯的好心态,但他看着眼前的小南,心里却突然涌起一股离愁别绪。

好在没有永别,大学四年小乔不仅一直都跟小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而且大学毕业之后,小乔还回到了自己的高中母校,现在小乔和小南的身份一样了。

“吃了你这顿大餐算是赔大了!白减一个多月的肥了。”小南和小乔点的是四人份套餐,两人奋战了一个半小时之后,竟然几乎吃光了。

其实吃到一半多的时候,小乔就已经基本失去战斗力了,但是小南一脸严肃地朗读了一遍“锄禾……皆辛苦”,然后就逼着小乔和她一起继续努力,无奈,小乔只有装模作样地应付着又吃了几口。

“那是,你一个人吃下了三人份,你不肥谁肥!”其实小乔真心没有觉得小南胖,但他知道,现在流行减肥,不管有没有付诸行动,口号还是要先喊出来的。而小乔心里有数,小南所谓的减了一个多月的肥,只不过是一个多月没有在上完晚自习回去后再吃宵夜了。他看着吃撑了的小南夸张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想:真像是怀孕四五个月了的样子。

“你还说!你一个大男人吃那么少好意思吗?”本来点餐的时候,小乔说让小南多吃点,所以要点三人份,但小南却捣乱似的非要点四人份,说这是小乔同学第一次正式请她吃饭,要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饭量,以后再请她吃饭的时候心里就有数了。此时小南正在心里暗暗庆幸呢,还好这家餐厅没有五人、六人份,否则……

“啊哈,你终于承认我是一个男人了?”小乔记得自己读高中的时候,小南经常会在自己一本正经地跟她谈论着一件什么事情的时候,以一句“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或者“你一个小屁孩儿想那么多干嘛”来作为收尾,那个时候小乔的心情要多沮丧就有多沮丧。后来小乔上了大学,年龄和成熟度都渐长,但在小南面前还是没有摆脱自己“小屁孩儿”的定位。

“你现在都开始叫别人小屁孩儿了,我想不承认也不行啊。”小乔现在在学校里教高一两个班的语文,班上同学看到他经常和小南出双入对,就跑来询问小乔身边的是不是师母。这个时候小乔便会一脸严肃地对他们说:“你们这些小屁孩儿,不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有前途!”

小乔想起当年自己还在读高一的时候,那时的小南刚刚大学毕业,年轻漂亮,气质脱俗,一进入学校就受到众多单身年轻男老师的猛烈追求。其中有一个物理老师特别殷勤,只要不上课的时候就会跑到小南所在的英语组办公室。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有时候小南去上课了不在办公室里,他还要去,坐在小南的办公桌前跟其他老师东拉西扯,俨然已经以男朋友身份自居了。

“那个物理老师还在咱们学校吗?”开学一个多月了,小乔还从来没有在学校里见到过当年的那位物理老师,好像从自己升入高三开始,小乔就再没见到过他,一晃五年时间过去了。

“物理老师?哪个?”小乔突然提到物理老师,小南有些意外,一时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又接着说道:“你说的是那个你高二时差点和人家打起来的物理老师?”

“准确来说是差点被他打了,你最后不是看到他恼羞成怒的样子了嘛。”那时候小南已经明确拒绝过物理老师很多次了,但他见小南一直没有男朋友,便还是纠缠不休。有一天小乔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冲到了物理组办公室去找那物理老师理论,然后就吵了起来,还差点动了手。这件事当时闹得挺大的,小乔毕竟是一个学生,而且是他主动挑起的事端,所以最后他被记了大过,全校通报批评。

“还说呢,从那以后,全校的师生都认识我了,一直到你毕业了一两年之后,还经常有人跟我提起这件事情。”当时小南赶到物理组办公室的时候,小乔和那物理老师已经吵了起来,要不是其他老师拉着,可能真就打起来了,如果是那样,后果就更严重了。“那个物理老师调到北校去了,你高中毕业后第二年就调过去了。”

“调走了呀,可惜,害你少了一个追求者。”虽说在大学的时候,小乔也经常关心小南的个人问题,但是每次提起来小南都会以“小屁孩儿”作为回应,从来没有认真谈论过这件事情。小乔知道以前小南有很多追求者,但自从那次物理老师事件之后,好像绝大部分都知难而退了。

“别胡说了,人家早就结婚了,孩子都该上幼儿园了。”算起来那物理老师年龄已经在三十岁以上了,小南同时也想起了自己的年龄问题,一下子忧伤了起来。这忧伤倒不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一直单身,而是觉得时光流逝得太快,眨眼间当年一直被自己称为小屁孩儿的人,如今竟然已经大学毕业成为了自己的同事。这样一想,即使本来不觉得自己老,也让眼前的人给比老了。

“我猜当年你的那些追求者现在基本上都已经结婚了吧,你也该考虑这件事情了。”小乔说着又向小南伸出了自己的手,吃完饭又坐了半天了,也该出去走动一下了,不然小南什么时候才能消化完吃下的三人份呢。

“我从十八岁就开始考虑这件事情了,可是光考虑有什么用,我跟谁结呢?”借着小乔手上的力气,小南还是费了不少劲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真是吃的太多了,连走路的感觉都跟平时不太一样了。“现在去哪里呢?”被小乔一直拉着走到了门外之后,小南才像突然想起来似的问道。

“想去民政局,可惜没带户口本。”小乔微笑地看着小南说道,拉着她的手并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握得更紧了。

“还好没带。”小南也并没有把手从小乔手心里抽出来的意思,可能这一刻,她和小乔一样,都等得有点久了。

&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同学们好。”

“坐下。”

上课前的一系列繁复程序过后,乔小乔还是死死地趴在课桌上睡得深沉,对于所处环境的嘈杂没有一丝反应。这说明英语老师小南的“上课”和“同学们好”太过温柔,班长的“起立”和“坐下”不够洪亮,全班同学的“老师好”也因为缺少了乔小乔的参与而力量减半。

小南老师站在讲台上,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台下学生的这一声“老师好”当中似乎没有乔小乔。倒不是小南老师的听力灵敏到能从将近七十个学生的声音中准确辨认出乔小乔,实在是因为平时乔小乔的声音太过响亮,每一次都像是用尽吃奶的力气喊出来的。

在同学们陆陆续续推拉着凳子坐下之后,小南老师下意识地往乔小乔的座位方向看了一眼,确定人趴在桌子上之后,竟不自觉地会心笑了一下。从黑板上没有完全擦干净地数学公式可以知道,前一节课上的是数学,之前就曾听乔小乔抱怨过数学老师讲课像是催眠,现在看来效果确实不错。

“同学们先把昨天学过的新单词复习一下,一会儿默写。”小南老师说完后径直朝乔小乔走去,走到乔小乔身边后,发现同学们并没有根据自己的指示开始朗读单词,大部分人都在看向自己和乔小乔这边,带着明显的期待看好戏的表情。

“看什么呢,还不赶紧背单词,一会儿默写错一个罚你们抄十遍!”小南老师的语气很严厉,但话却是笑着说出来的,因此仍有许多同学表面上背着单词,实际上注意力还是放在她和乔小乔这一边。

知道敲敲桌子或者在耳边喊两声名字很难把乔小乔叫醒,所以小南老师干脆直接上手揪住乔小乔的耳朵,把他从桌面上拉了起来。人是离开桌面坐了起来,但是乔小乔的眼睛却还是一直闭着不肯睁开,直到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起来,乔小乔才恍然惊醒,仰头呆滞地看着身旁正哭笑不得的小南老师。

“跟我出来。”为了不影响班上同学背单词,小南老师拉着乔小乔的胳膊就往外走,猝不及防的乔小乔起身往外走时不小心带倒了自己坐的凳子,引得班上同学又是一阵窃笑。

“你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吗?哪来这么大力气,刚才我的桌子都差点让你一起拽倒了!”被小南老师一路从教室后半截拉到走廊上之后,乔小乔总算清醒了,开始嬉皮笑脸地跟小南老师打趣起来。

“上课睡得这么香,老实交代,昨晚是不是又躲在被窝里看小说了?”从教室里出来后,在只有自己和乔小乔两个人的走廊上,小南老师就不像在教室里那样有所顾忌了,说完话后毫无征兆地在乔小乔小腿肚子上轻轻踢了一脚。

“当然不是啦!我昨晚熬夜背单词了,你不表扬我就算了,竟然还体罚我!”虽然小南老师踢的一脚并没用力,但乔小乔很是配合地往前窜出去好几步,还打了个趔趄,假装要摔倒。可能演得太逼真了,小南老师竟连忙过来扶了一下。

“你少来了,上课都不肯背,还能回宿舍熬夜背?我一会儿默写,看你能写对几个!”小南老师知道乔小乔最烦背单词了,所以听到他这样说,刚扶住他的双手又用力甩了一下,这次因为乔小乔还没站稳,差点真的把他摔倒在地上。

“被你这么一踢一甩,估计一个都记不起来了,所以你还是罚我在外面站着,等你们默写完了再让我进去吧。”虽然不至于一个单词都不记得,但以往默写时乔小乔确实每次能写出来的数量都很有限。

“我看行,省得我看到你交上来的默写结果头疼,你好好听着,默写完后自己进去,我可不出来叫你。”上课差不多有十分钟了,该进去默写了,小南老师说完后白了乔小乔一眼,然后便留他一个人待在走廊上,自己扭身不紧不慢地走进了教室。


“说真的,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说话的同时,小乔将一瓶已经提前拧开的矿泉水递给了小南,她正坐在沙发上对着调到最高风级的电风扇一顿狂吹。

“少自作多情哦,我可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你!”小南接过矿泉水,一口气喝下小半瓶后,才抬起头幽幽地对小乔说道。

“还真是,不过我知道你不说的原因跟我一样,确实是有些怪怪的。”虽然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是同事,但之前的师生关系是无论如何都曾真实存在过的。

但既然不好说出口,又何必非得说出来呢,两个人目前的相处状态,已经很明显了,只要不是太傻的人,一眼便可以看得出来。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周末一起逛街、看影片。现在小乔搬了新的住处,两人又一起进行大扫除。

“休息过来没有?请你出去吃大餐,感谢你大周末的放弃休息来我这里义务劳动。”干了一上午,早上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耗殆尽,小乔的肚子老早就开始“咕噜噜”抗议了。

“又吃大餐?我感觉上次吃的还在胃里没消化完呢。再说这么热的天怎么出得去,还是叫外卖吧。”小南说完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仿佛十多天前吃下的大餐真的还在那里似的。

“也好,快点吃完你好继续劳动!”小乔说完后立马跑进卧室去找手机订外卖了,他知道要是跑慢了可能会有危险。果然,在他跑掉的下一刻,小南手里的半瓶矿泉水就飞向了他之前站着的地方。

今年的气候有些怪,夏天时像前几年那样让人感觉离开空调就没法活的日子并未出现,而眼下都到十月中旬了,气温却不降反升,要说“秋老虎”也不该出现得如此晚。

本来夏天已经过了,小乔觉得没有必要在“新家”装空调了,冬天有暖气,空调可以等到来年夏天用得着到时候再装。但若是像今天这样的高温天气多持续几天,装空调便刻不容缓了。

说到这“新家”,原来小乔是和小南一样,住在教师公寓的,但因为公寓数量紧张,新来的教师只能两人或三人同住一套公寓。在住了一个多月之后,小乔实在忍受不了室友的脏乱和邋遢了,于是火线找到学校附近的这一住处搬了出来。“新家”的优点是离学校很近,上下班走路不过十分钟;而缺点则是楼房年代久远,再加上已有一段时间没住人了,所以小南来看过之后,决定了这次大扫除。

“天哪,让你叫外卖就是想少吃点,你叫这么多,到底安的是什么心?”面对小乔摆好的满满一桌子菜,小南的表情看上去是又爱又恨。

“见识过你真正的饭量之后,不自觉地就叫了这么多。你就放开了吃吧,反正再胖也有人要了……”小乔一边说着一边往洗手间走去了,因此小南没能看清他说这话时的表情,只觉得心头一股暖意涌起,这暖意竟使自己原本燥热的状态忽然沉静了下来。


乔小乔正在走廊上百无聊赖地等待着教室里的默写结束,果然如自己所料,从小南老师口中说出的汉语释意,自己绝大部分都想不起来英文单词长啥样。他把注意力从教室里小南老师的声音上转移开,回头看了一下教师办公室的方向,此刻斜对门的英语组和物理组办公室内都很安静,两间办公室的门都敞开着,不知此时有没有人在里面。就在乔小乔把头转回来的同时,余光瞥见从物理组办公室里走出一个人,不用专门辨认,从那一头浓密的卷发就可知道,此人正是自己班的班主任王老师。

没有进行任何思考,乔小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班主任发现他之前闪进了教室。以班主任的一贯风格,要是让他看到自己上课时间待在走廊上,这事便无论如何都说不清楚了,一定会很麻烦。

默写还没结束,班上同学一个个都在作苦思冥想状,一直在教室内来回溜达的小南老师此时刚好走到教室门口,差点就和突然冲进来的乔小乔撞个满怀。小南老师刚要责问乔小乔的冒失,还没开口就看到了正从教室门口经过的王老师,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于是便用眼神示意乔小乔回到自己的座位。

单词默写完,课堂时间也已过半了,剩下的半节课,小南老师接着讲了上节课没有讲完的单词语法。乔小乔仍像以往那样,在小南老师讲课的时候盯着讲台上的她发呆,但对于她所讲授的内容却一点都没上心,甚至连笔记都懒得做,反正记了自己也不会看。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小南老师刚好讲完了一个单元的单词语法,黑板上被她密密麻麻写得几乎一点空隙都没有了。她一边收拾着教材一边说了声“下课”,话音未落就已经有好几个男生冲出了教室。这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食堂,便可以不用忍受在排成长龙的队伍中等待的煎熬。

乔小乔以前也经常会在下课后第一时间玩命地往食堂冲,但是后来他发现了一个不管去得多晚都不用排队的地方,那就是位于学生食堂边上的教工食堂。由于大部分教师都是回家吃饭的,只有少数年轻单身教师才会偶尔去教工食堂吃饭,所以即便只有两个打饭窗口,教工食堂也鲜少排队。而且去过几次之后,乔小乔便发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教工食堂的饭菜不仅质量上比学生食堂要好,打饭师傅连菜量也比学生食堂给的多。从此,乔小乔便经常厚着脸皮去教工食堂了。

“我记得你以前吃饭挺积极的,今天怎么下去这么晚呀?”班上的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乔小乔才慢条斯理地开始往外走着,刚走出教室,就听到了小南老师的声音。

“你刚才讲课的魅力太大了,我又回味了半天才想起来要吃饭。”乔小乔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虽然纯属恭维,但还是把小南老师给逗笑了,一边笑一边挥起手上的包打了乔小乔一下。

“我今天上午连讲了三节课,有点累,不想回去做饭了,跟你一起去食堂吃吧?”小南老师脸上仍然延续着刚才的笑容,让乔小乔分不出她是说真的还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好啊,我请你,感谢您燃烧自己来照亮大家!”不管是真是假,乔小乔说要请客倒是真诚的。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前面带路吧,我还从来没有去过食堂呢。”小南老师把手里的包背到了肩上,和乔小乔一起并肩下着楼梯,两个人走在一起,看起来不像师生关系,更像是一对同窗好友。

乔小乔说是要请客,但是小南老师还是抢先一步刷了卡,说是留着等以后让乔小乔请她吃大餐。乔小乔理所当然带小南老师去的是教工食堂,因为是和老师一起来的,所以不用再像平时那样打完饭后赶紧离开了,可以底气十足地慢慢在食堂里把饭吃完。

饭后,乔小乔回宿舍午睡,小南老师也回她的教师公寓休息了。本来前一天晚上睡眠不足,中午应该很快就能睡着的,但乔小乔却意外地失眠了。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努力了很久都没能进入梦乡。


“吃饱了就想睡觉,怎么办,简直像猪一样!”饭后,小南又习惯性摸着自己的肚子,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

“你还真舍得形容自己,不过倒是贴切!困了就先去卧室睡一觉吧。”小乔一边收拾着饭桌一边说道。虽然小南已经毫无保留地放开吃了,但小乔叫的外卖量实在太多,他自己吃的又少,所以不出所料剩了一多半。

“不睡了,休息一下就继续干活儿吧,争取今天下午干完。”小南说完后也站起来跟小乔一块儿收拾起来。

“果然贤惠,看来我上辈子做了不少好事。”小乔说着看向了小南,原以为她会说点什么来“回敬”自己,却没想到她不仅一直低着头什么都没说,脸上还突然浮现了一片并不明显的红晕。

小乔不知道小南对于自己的感情是从何时开始发生转化的,甚至自己对小南的感情变化,也没有一个确定的时间点。大概这两个过程都是循序渐进、顺其自然的,也有可能,这根本就是同一个过程。

收拾完饭桌之后,小南一个人默默地坐回到了沙发上,她拿起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漫不经心地看了起来。电视频道被从头至尾换了个遍,最后停在了一个正在播放篮球比赛的体育频道上。

“咦,你什么时候开始也对篮球感兴趣了?”看到小南盯着篮球比赛在看,小乔赶紧凑了过来。刚刚两个人之间莫名尴尬起来,小乔一直在寻找机会打破沉默。

“我不感兴趣,是让你看的。”小南微笑着对小乔说道,说完后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小乔。

“你怎么了?感觉情绪突然变低落了。”小乔努力回想着,小南的低落情绪好像是从吃完饭后开始的。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自己老了,被你比老了。”与七年前两人刚认识时相比,小乔比当年更加成熟、更有男人味道了;而与此同时,小南也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外表的变化倒还不算明显,更多的是心态上的转变。

“拜托,你也只比我大了不到五岁而已,要老大家会一起老的,放心好了。”小乔不知道小南好端端的为何会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而他自己确实从未觉得两个人之间差的这几岁是个问题。

“女人本来就比男人老得快一些,而我又……算了,不说这个,你看会儿球赛,我还是去睡一会儿吧。”小南起身缓缓地朝卧室走去,留小乔一个人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走进卧室后很久都没有把目光移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