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的改变对团体而言只是个笑话,回馈到自身的只有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