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醒醒吧,你老婆跑了

1

? 小冰来电问我在不在泉州的时候,我正在从龙岩回泉州的路上。我犹豫了大概2秒钟,然后果断地告诉她不在泉州。

? 其实我这趟去土楼,把两年前和小冰到过的所有地方重新走了一遍,并一一拍了照片回来,是希翼这些照片能让她想起,两年前在土楼的那些日子。

? 希翼她,能被我的真情感动,然后大家像往常争持的时候一样,在各自发泄了心里的憋屈后,抱头痛哭,接着一炮泯恩仇。

? 但是这一次,我觉得,她的大半个身位,已经离开了我的生命。我想尽办法,只有土楼这条道能走,因为在那里,她告诉我,她愿意给我三年的时间,让我带她去寻找大家的未来。

? ? 而现在,才他妈的过去两年,不是还有一年的时间吗?为了这最后的希翼,我决定去一趟土楼。这一决定,说起来都是泪。

? 出发的那天,我才发现,我已经穷得没有路费去一趟土楼了。很短暂的思考后,我把家里的一套音响拉到西街旧货市场卖了。三千多块买的音响,卖了三百块。老板把钱给我的时候,特意关照我说:“我这里,冰箱、洗衣机都收,进口的电饭煲也行”。我冷笑了一下,他妈的当我是傻逼吗?万一小冰回不来,我还得指望,冰箱、洗衣机、电饭煲活下去了。我能卖给你吗?

? 从土楼回来的路上,我预想了好几个,小冰看到这些照片时候的画面。其中至少有十个画面,把我自己感动得,差点在车上哭出声来。两年前,大家从土楼回来的路上,小冰在服务区上厕所的时候,把背包落在了厕所里。回到家后,小冰眼睛都哭肿了。我看她那样子,烦得要命,我说:“包里又没有钱,你哭个吊”。她说:“包里,有相片,那是大家爱情的见证”。

? ? 我说:“大家以后再去一次好了,我给你拍土楼,给你拍大水车”。

? ? 她问我,是真的吗?我说当然是真的。然后又强忍着一路的风尘,打了一次安慰炮,才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

? 现在接了她的电话,手里攥着这一叠照片,却又不敢见她了。预设的所有剧情,都在她那冰冷的语气里,走到了剧终。

2

? 就在三天前,我几个老家的哥们来泉州找我。大家打了大半个晚上的斗地主后,肚子开始饿了。然后我就到厨房里去找吃的,找了半天,一包方便面也没找到。

? 然后,我就很吊火的打了小冰的电话。

? “靠,你她妈是几天没吃饭了,怎么家里一包泡面,一个鸡蛋也没有”。

? “我是你的保姆吗?你这么大的人,天天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 “我过什么样的日子了,我好吃懒做,我不努力赚钱吗?操,我这趟跑的是云南,来回半个月,昨晚我就电话告诉你,我今天回泉州了,还告诉你,阿辉、大鸟要来找我。你什么也不买,不是存心给我难堪吗?操!”

? “操什么操,这样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你爱操谁操谁去,我他妈的,不侍候了。”小冰把电话挂了。回拔过去,已提示关机。

? ? 小冰挂电话前,我竟在电话里听到旁边一个男人的声音,很暧昧地笑了起来。我心里堵得慌,下意识地摸摸灶台,手上竟然满是灰尘。

? 这下问题就有点大了,这小娘们好几天没回家了。根据电话里那个男音暧昧的声调,你妈的,老子挥汗如雨在云南卸货的时候。那个男音正挥汗如雨地给老子戴绿帽了。

? 这样一想,我差点晕倒在厨房里。好在,放下电话的时候,我看见电饭煲旁边,还有一个烂了一半的苹果。我忍着巨大的伤痛和自尊被溅踏的屈辱,为了好好活着,把烂了的那一半削了,吃了另外一半,才撑着走回客厅。

? 3

? 大概是我的脸色,在刹那间也绿了起来吧。走回客厅的时候,大鸟和阿辉很诧异地看着我。

? ? “你没事吧?怎么满头大汗”。阿辉说。

我说:“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货运站的一个同事,倒车的时候,撞上人了,我得过去一趟,晚上不能陪你们了,你们外面吃点东西,吃完先回来睡觉。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小冰上晚班,也不回来”。

“靠,移动营业厅营业员,要上晚班”?大鸟,他妈的总是这么讨厌。

“操,我出去了,我说上晚班就上晚班,你叽歪什么”。

出门后,我直接打的,前往石狮移动营业厅。他妈的三十公里的路程,竟然要了我200块钱。我跟车跑一趟云南才800块,出门前留了500给那俩哥们,身上就只有300了。要是,晚上小冰不收留我,我只能走路回泉州了。

? 移动营业厅门口,果然大门紧闭。他妈的,大鸟说得对,移动营业员能上什么夜班呀。

我在门口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小冰还是关机。此刻已是隆冬,我饥寒交迫地在四周走了两趟后,终于发现营业厅旁边有一个小门还开着,里面的一间房子还亮着灯。

? 我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小冰正花枝招展地盛开在那个男同事的怀里。我的突然出现,让她措手不及 ,于是她刹那间恼怒了起来,不由分说的便夺门而出。男同事,倒是一脸轻松,也许他一直在希翼小冰跟我摊牌的这天早点到来。

? 我和男同事,都跟着跑了出去,在营业厅门口追上了她。

我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操,第三句,是我现在自己加的,当时并没有这么搞笑。

“我不能再与我不爱的人生活在一起了。”

“你她妈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大家在一起那么久,怎么就不爱了,因为他吗?”我快被气炸了,她才来移动上班一个月,而如果算上在学校的日子,大家认识了5年。

“我的爱情,不会那么脆弱,大家之间没有第三者,是我已经不爱你了。”

男同事,在一旁,得到了小冰语言上的鼓励,挺身而出,挡在了大家的中间,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在追小冰,我希翼她幸福。”

你希翼她幸福,你知道什么是希福吗?操,还不是想找个炮台,打免费炮。

此刻我才知道,措手不及的是我。

“你先回去,周末,我去泉州,了断一切。”小冰说完,头也不回,转身走回宿舍。男同事,高兴得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我自己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这么冷的天,那半个苹果已经不能再支撑我饥寒交迫的身体以及怒火攻心的心灵了,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我气若游丝地在门口抽了一根烟。接着,梦游般地到美食街吃了一碗面,喝了两瓶啤酒。然后拦了一辆的士回泉州。车费还是200,可是我现在只有50块了,只能希翼大鸟和阿辉没有花完500块,留150,给我付车费。

4

操,大鸟和阿辉竟然还留了200块回来。帮我付完车费,大鸟问,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不严重吧。

“都死了,他妈的所有人都死了,你说严不严重。”

我怒吼一声,然后关上房门。这一夜是迄今为止,我过的最漫长的一夜。我被愤怒,无助,屈辱填满心头。你妈的,要分手可以,你就不能先分手,再去追求你的辛福吗?

老子,被骑驴找马了。而且这驴当了多久都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晚我是怎么睡着的,反正我睡着之前的决心是,拉jb倒,你也别来谈判了。干,谁少了谁都活得下去。

第二天一早,我他妈的,不争气地醒来了并且不争气地决定去一趟土楼,更不争气的是把那套音响拿去换路费了。

后来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小冰到了泉州,我却没有勇气见她了。

5

汽车到站后,我到车站的厕所里撒了泡尿。然后把去土楼拍的照片,扔进厕所里。接着到状元街买了洪赖鸡爪和两箱啤酒和一箱方便面,然后才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在楼梯口遇见了房东。他问我,你要交房租了吗?

我说:“你不是有一辆三轮车吗?明天把我的冰箱、洗衣机、电饭煲拉到西街旧货市场。”

“你日子不过了吗?你老婆下午回来了,不过不是一个人来,一个男人陪她来。那男人看起来,比你精神,比你体面,比你高,也比你帅。”

“帅你妈逼!”


进了门后,我在沙发上,开始喝起啤酒。醉了就在沙发上睡觉。醒了又接着喝。

一天早晨,我迷迷糊糊中感觉,房门被打开,有人走到我的面前。

我内心说不出的激动,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一把抱住了来人。

“小冰!”

“你醒醒我是老周,你老婆走的时候,把钥匙给我了。我看你几天没出门,进来看看,你可别死在我房子里”。

“没事,老周,我只是想睡觉,我不会死的,我要死也不死在你这里,你先出去,我想睡觉。”

“快醒醒吧,你老婆都跟人跑了”。老周有点气急败坏了。

“操,你老婆才跟人跑了,那他妈是我的前女友!”


? (完)










?


?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真是一句莫大的谎言与笑话,亦舒同名小说《我的前半生》改编成现代电视剧进入了公众视...
    喻英姿阅读 972评论 3赞 10
  • 本周继续分享希思作品系列之《让创意更有黏性:创意直抵人心的六条路径》,某种意义上是《引爆点》的补充。 **六条原则...
    宇坤007阅读 53评论 0赞 0
  • 日前苹果发布声明,向应用开发者发出提醒:即将到来的App Store策略要求所有iOS应用必须包含对IPv6-on...
    芝麻绿豆阅读 5,017评论 13赞 13
  • 黄色的皮 内心 白红不一 但味道永恒 就喜欢 柚子开皮 的味道 水果的 清香 便忘记了一切 每当承重时 打开闻到 ...
    015682阅读 36评论 0赞 0
  • 天下第一庄,商旅繁太行。 东南西北客,遍地小吃尝。 北有正定府,千手大佛堂。 临济宗天下,倒坐观音像。 扣肉八大碗...
    雪无痕_阅读 42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