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的故事

黄沙漫漫,偶尔有枯草从沙面滚过。

青妮眯着眼站在帐篷外边,顺着青妮的视线,只见从黄沙里走出来一个群羔羊,跟在羔羊后边的是一个瘦高的年轻男人。

男人的脸红彤彤的,嘴唇干裂,他挥着鞭子左挥一下,右舞一下,还不时吆喝一声。

“阿穆哥”青妮向男人跑去,一边开心地喊,一边摘下头上的丝巾挥动着。

男人则用他带了欣喜的吆喝声回应着青妮,接着唱起了歌“青妮妮跑的欢来、羊羔羔毛儿软。情哥哥听得喜来、红苹果甜又甜。青妮妮慢点儿跑来、羊羔羔吃高粱,情哥哥心里乐来、红苹果实在甜。”

刚一唱完,青妮已经被阿穆抱了起来。

“阿穆哥,还是没有找到草场吗?”青妮搂着阿穆的脖子问道。

“没有,走了十几里路全是沙子。”阿穆慢慢放下青妮,回答道。

说完阿穆放下了青妮从衣服里掏出了一颗苹果。“哝,给你吃得。”阿穆满脸堆笑看着青妮。

“阿穆哥,哪里弄的苹果?”阿妮边说着,边捧着苹果仔细地看着。

“放羊的时候在公路边边上,遇见个搞运输的司机,他要了我一碗羊奶,本来说给我点钱,我记得你爱吃苹果,就问他用苹果抵可以不。他二话没说给了我两个。”

青妮看着苹果,又看了看阿穆,道:“你这走了一天咋也不吃个苹果解解渴?”说着努起嘴,把一个大一点的塞回了阿穆的手里。

阿穆笑着看着青妮,一只手臂紧紧把青妮抱在自己怀里。

“青妮妮,哥没出息,让你跟着哥在这荒原里受苦啦。”

“阿穆哥别说这样的话,这全是我愿意的。就是你去那西藏,去跨洋我也跟着你。”青妮伏在阿穆的胸口温柔地说着。

阿穆看着一片金黄的荒原,啃了一大口手里的苹果。接着他把苹果放在青妮的面前示意青妮咬上一口。

“阿穆哥我和你去把羊弄回圈里,然后咱们回帐子,今天我做了好吃的奶豆腐。”青妮拉着阿穆的手,两人一块把羊赶进了圈里。

一盏煤油灯旁,青妮阿穆两人吃着奶豆腐喝着奶茶。那帐子成了荒原里的一处灯塔,但沙海难行,没人敢去踏足。

“青妮妮,咱们要不卖了羊去南方吧,哥给你种很多很多的苹果树,让你吃的饱饱的。”阿穆躺着拉过青妮的手说。

“阿穆哥我听你的,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他们都说南方好,一年四季满眼都是绿。不像咱们这里,十几年啦都是一片沙土地。”

“嗯,那我明天就去集市上寻找买家,你明天就开始拾掇拾掇咱们的东西。”

随着两人入睡,这沙海彻底的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