镌言

碧蓝的海,你在等着谁

记忆之所以斑驳,是因为缠绕它的灵魂,永远在深渊抽噎。 ? ? ?――题记

夜里落了雨,秋风夹杂着枯叶铺卷在没有人烟的林子里。座落在墨蓝森林尽头的一处木屋依旧闪着黯淡的烛光。这是一栋老房子,高高的烟筒伸向天际,好像被埋葬了一半的死人露在半空中乌黑的手臂。。。。。。

房子里住着一个老太婆,满口黄牙,乌黑的头发肮脏不堪,脖子后的污垢让人不忍直视。此刻的她没有意识的躺在床上,均匀的呼吸声表明她的梦境安宁美好。窗前的烛明亮的燃烧着,这是她的习惯,已经保持了三十年的习惯,烛是狼油做的,灯芯是羊毛和尾巴草混合揉出的。很难想象一个年愈七十的老太婆是如何拥有这些东西的,但她好像拥有无穷的力量,使得她得以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里生存三十年之久。雨微微小了些,风透过窗的缝隙进了屋子,烛火有些摇曳,但随即又正了身子。。。。。。

老太婆依旧睡着,偶尔翻翻身子。这时的她暂时不用想天亮后她要煮一杯绿叶茶,再放上一点新鲜的露珠。还要把昨晚收集到的雨水放进厨房的大水缸里,水在这里是宝物,抵得上价值连城的翡玉。还有,她还得掐了烛火,再添上一些狼油。如果可以的话,她还要把昨夜被风吹破的篱笆重新打理,把门前两朵叫不出名字的蓝色的花扶正……这是她入睡前想到的事,她喜欢这样计划,恩,或者说,这样让她觉的踏实。。。。。。

第二天,雨停了,她从床上醒来,穿好衣物,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褶皱的皮肤因为搓揉慢慢的恢复平整。她忘了昨晚计划的事情,只做了两件事,掐了烛芯,添了灯油,又把昨晚的雨水放进了水缸。“恩,够了。”她嘟囔着,自从一个人后,她经常这样自言自语,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狼油快没了,她这样想着,就拿了自制的弓箭和长矛出了门。

林间小屋,温柔的灯光

森林里到处都是残枝败叶,她有些吃力的走在路上,倒不是因为劳累,而是因为泥泞的土壤粘在她乌黑的鞋底,让她觉的越走越重。她想起了还是小姑娘时的自己,那时她的脚步多么轻快啊,她可以轻松的绕过这些泥泞,还能在手上捧上一束刚刚盛开的蓝花。她觉的前面有什么动静,放慢了步子,像匹狼一样慢慢的向前走着,拨开了灌木从,她看到了想要的东西,那是一只幼狼,森林里经常发生这样的事,狼群为了躲避风雨,在黑夜里奔跑的时候总会有一两只掉队,而她就是靠着这些掉队的小狼,才得以维持她每晚的烛火。她拿出了弓箭,把箭拉到了最后端,一只眼瞄准了狼的脖子,蓄势待发,幼狼这时正在原地打着圈子,像只狗一样追着永远追不到的尾巴。丛林里惊起一阵鸟飞,幼狼在群鸟飞向天际之前就已经倒下,老太婆放下了弓箭,抓起长矛慢慢靠近那匹狼,箭射穿了它的脖子,尚有一口气的它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老太婆眼睛里没有一丝犹豫,举起长矛,对准狼的脑袋,狠狠的刺了下去。。。。。。

她拾起狼的尸体,一步一步,踉跄的回到了木屋,一路上跌跌撞撞,好像受了很大刺激一样,每次她结果完一只狼后都会这样,她把狼挂在厨房的墙壁上,从水缸里舀出一杯雨水,一口气喝光后,她在木制的椅子上躺了下来,让气息渐渐放平,她揉了揉微微刺痛的太阳穴,默默的坐着。。。。。。

大雪封了林,你却在尽头

太阳出来了,金色的阳光漫洒在微黄的树叶上,还未落下的雨水反衬着明亮的日光。空气很清新,夹杂着泥土和青草的馨香,风吹开了木制的小门,吱吱呀呀的声音让老太婆从刚刚做的梦中醒来。梦里她看到了一只发光的金鹿,浑身金灿灿的,她跟着它走了很远很远,只是还没来得及抚摸它,她便惊醒了。她咂了咂嘴,有些饿了,她觉的。于是她走进厨房,把幼狼处理掉,狼肉在炉子上慢慢蒸烤着散出令人无法拒绝的清香。吃过狼肉后,她觉的有些气力了,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了那根竹制的笛子,这是他的笛子,他在的时候经常吹给她听,她爱死了那些动人的曲子,他走了,她便吹给森林听,吹笛子的时候,金丝雀总是愿意落在她的肩头,轻轻的伴唱。。。。。。

她拿着笛子出了门,没想着去哪,她知道自己的双脚会帮她走到想去的地方。这是一处阴凉的地方,一棵大榕树高高的耸立,树影安然的为树下的坟遮蔽着阳光,偶尔会有几丝调皮的阳光穿过浓密的枝叉散在坟前的蓝花上。她在他的坟前坐了下来,微笑着看着那缕调皮的阳光。笛声在下一秒响起,清澈悠扬的穿过了整片森林,穿过了时光的身躯,那一瞬,她放佛又看到了那只金色的鹿,浑身金灿灿的,散着和太阳一样温暖的光。。。。。。

笛声回到了三十年前,他和她为了调查这片森林里的野生动物,和调查团一起走进了这片密林,也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们准备去森林深处亲昵,可是拿着帐篷回来时怎么也找不到其他随行的人,她很害怕,恐惧的靠在他身上,他搂着她,安慰她,亲吻她,希翼能让她感到一丝安宁。雨下个不停,两个人的身子都被淋的湿透,她觉的冰冷,总觉得有东西跟着他们,她把这个告诉了他,他搂的更紧了。忽的,手电筒的蓝光鬼魅般照亮了一双冰凉危险的双眼,那是一只狼的眼,雨水顺着那双眼悬挂在透着杀气的牙齿上,他的心头掠过一丝恐惧,然后又变得坚定。手电筒的灯光移动,他们看到了更多的眼睛,狼把他们包围了。他轻声的告诉她心中的计划,她的眼里满含泪水,惊恐与无奈让她看起来像个疯子。然后,他吻了她的唇,最后一次。。。。。。

他拿起手电筒疯狂的摆动,嘴里高声的叫着,下一秒,他松开了搂着她的那只手,箭一般冲出了狼群,蓝色的灯光跑向了森林深处,那些冰冷的双眼一个接一个,寻着那灯光,追了过去。。。。。。她叫着他的名字,可是呼喊声渐渐被雨声湮没。冰冷的夜,冰冷的雨,冰冷的她,冰冷的……第二天,调查团找到了倒在泥坡里的她,不省人事的她在温暖的篝火旁渐渐苏醒过来,睁眼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的名字,其他人不说话,有个老头慢慢的搀起她,扶着她走了很远的道路,路是那么长,以至于她觉的这辈子的路都走完了。终于,她看到了他,肚子已经空了,只剩一个头颅,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向上望着,像马戏团里的小丑一般,她突然想到了曾经见过的那个小丑,她突然忍不住想笑,她是怎么了?她望着他的尸体,忽的,所有的悲伤在那一瞬间全部瓦解,她再也见不到他的微笑了,再也听不到他亲昵的话语,再也吻不到他甘甜的嘴唇,再也……她痛苦流涕,森林里只剩下她无限放大的哭声,传的愈来愈远,愈来愈远。。。。。。

她告诉他们她不想走了,她要留在这,守护他的魂灵。其他人帮助她为他筑了新坟,坟旁植了那棵榕树。他们又为她盖了那间木屋,她谢过了他们,就让他们离开了这片森林。。。。。。

愿林间的光,陪着永恒的你

笛声悠扬,把陷入回忆的她拉回了现实,她吹完了曲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金丝雀离开了她的肩头,飞向可以觅食的远方。她又回到了家中,添了油,用最后一根火柴点燃了灯芯,她觉的疲惫,默默躺在床上闭上了眼,希翼可以再梦见那只金色的鹿……夜里的风有些大,她忘了关窗户,或者,她压根没想关窗户。风吹倒了烛,狼油顺着木桌流到了她的床前,熊熊的火焰跳跃着,木屋突然变的明亮,她依然在睡梦中,她又看到了那只金色的鹿,她跟着它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她让它停下因为她累了,它转了身,金色的鹿角在空气中散着光芒,她微笑着,突然发现自己也是一只金色的鹿,她欣喜的望着金色的毛发,欢快的和他嬉闹,两只金色的鹿,在阳光灿漫的森林里越走越远,风儿奏响了最欢快的歌曲,金色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森林尽头。。。。。。

天亮了,墨蓝森林里一片祥和,大榕树上,金丝雀孤单的站在树杈间,不一会儿它就叫来了森林里所有的鸟儿,因为它望见了那只竹笛,安静的躺在榕树的最高处,所有的鸟儿围在竹笛旁叽叽喳喳,欢快的声音飞向了遥远的天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