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有暴风雨

? ? 门前有条河流淌,平常的日子里是“小桥流水人家”,而在有暴风雨的季节里却是可以让人寝食难安,尤其是在雷雨交加的黑夜里,不禁让人生出几分惊惧来。

? 这两日,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手机都会收到雷电黄色预警。果不其然,其间便会下起大雨,夹杂着阵阵惊雷。

? ? 昨晚的雷雨尤其大。开始的时候只是沙沙沙地飘着不大不小的雨,大家也是一般的心情,毕竟这几日夜晚都在下雨。

? ? 雨天人的心是容易潮湿的,我匆匆忙忙洗了漱,便极不情愿地躺床上去了。这时候开始打雷了,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雷声是总也动听不起来的,甚至是一声比一声凄凉的。坦白说,我讨厌所有打雷的夜晚。

? ? 不久,听到堂屋里父亲在大声的说着什么,我起身准备到堂屋去。父亲已在门口站立着弯着腰穿他的黑色的雨胶鞋,说门口的河涨水了。这时,我才注意哗哩哗啦的水流声已格外醒耳了。屋子里母亲已坐在沙发上同样在穿她的肉色的雨胶鞋,说是出门看看涨水的情况,同时叮嘱我暂时先不要睡觉了,问我要不要一同到外面去看看。我说我不去,外面乌漆麻黑的,雨下得这么大,雷打得这么响,我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去求得几分安宁。

? ? 没过一会儿,母亲蹚着一地的雨水回来了,告诉我河水已经盖过外公家路边那个猪圈的地基了,波浪一层卷过一层的,看起来涨得实在有些利害。

? ? 我和母亲只是静静地坐在屋子里,不说话的时候。? ? ? ? ?

? ? 这时,外婆打着雨伞吧嗒吧嗒走进来了,话语里透露着几分惊慌。

? ? 雨在下着,雷在闪着,水流声越来越刺耳。

? ? 母亲找了一双雨胶鞋给我,叫我穿上她那件厚厚的啊薄,大家就都出门看河里的水去了。

? ? 四方漆黑一片,孤零零站立在路边的那只路灯在雨水的浇灌下朦朦胧胧,一道一道的闪电在黑色的天际划出了一条一条的口子,一闪一闪地亮光映照在河道里,层层翻卷,汹涌的波涛似猛兽般触目惊心。

? ? 外公、外婆、舅妈、阿姨、父亲、母亲、我,一行人立在路边,惊涛拍岸,电闪雷鸣。

? ? 处事不惊的外公说,他从来还没有像今晚这样担心过,根本不敢睡下。

? ? 我几分认真几分开玩笑地说,大家把家里面的钱都带在身上吧,万一洪水发了,大家得赶紧逃命。惹得大家只是哄然大笑。

? ? 但,我发现我其实最担心的是屋子里那花几百块钱买的书本,万一真的洪水来了,我的书怎么办?为它花去的几百块钱暂且不谈,可是这段时间花在上面的许许多多个时日以及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记却不是几百块钱能够衡量的,况且从某些意义上说它承载着我的未来。而它又那么重,又那么不防水,我祈祷这样的事情永远不要发生。

? ? 在这个雨夜里,我又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是如何的贫穷,我发现我现在拥有的就只是那么一些书,我几乎穷困潦倒,以至于在暴风雨里,我强烈地担心起它们来。

? ? 路口出现了一束亮光以及一阵一阵呼喊声。大家说大概是村里的夜巡逻队。原来是吉尹老师和沙马书记,他们观察了一番河道,叫大家要时时警惕着。沙马书记指着下方的路说:“万一要是发大水了,不要往那方跑,那里看着安全但其实地势坡度大,很容易出现缓坡,要往上方跑,平时你们可以骂我,这时候你们一定要听我的话……”不知何故,胖胖的他穿的是单薄的短袖短裤,在漆黑的夜里给人带来几分温暖。

? ? 原本低矮的清凉避暑的瓦板屋在雨天里总是狼狈不堪。雨水穿过了瓦片与瓦片间的缝隙,一颗又一颗滚落进屋子里,人们只好拿着盆盆碗碗接着,但缝隙是一个又一个的,屋子的地面是免不了潮湿一番的。这是山里人“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无奈。

? ? 今天雨依旧密密麻麻地下着,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