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驴们——大结局——永不凋零的友谊之花绽放心间

老十一的心结打开了,生死之交的故事也讲给朋友们听了,都是经得起考验友谊大熔炉考验的人。

老邓团长在群里吹响了集结号,驴们无视天气预报今日有雨,撒着欢的从四面八方来到目的地,体会雨天手持洋伞,采黄花菜湿意浓浓的独特美感和画面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黄花菜採了,特色美食吃了,酒也喝了,天也聊了,笑的脸上皱纹也曾多了,该回家做个面膜修复了。

团长老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刚一出口,天气突变。

一丁点儿精神准备的时间都没给,东边天空乌云翻滚,出现了飞沙走石的少有场景,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狂风裹挟着漫天灰尘肆掠着大树上稚嫩的枝条。顿时,整个饭店的门口一片狼藉,被夭折的树杈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后,继续被无情的风裹挟着在地上胡乱的打滚,面目全非惨不隐赌。

路对面卖瓜摊床小车也被刮到了马路中间,驴们站在窗前看着大自然发怒时,心里不寒而栗,非常的恐惧和诡异,眼前的一切被倾盆大雨遮住了视线。

见此情景,唏嘘之后,驴们的话匣子又发来了,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咱们就不用回家了,一直喝到华灯初上夜幕低垂。

老邓团长看到驴们兴奋的笑脸,看到驴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指了指旁边那桌上的啤酒,这是老板囎送给咱们的一箱鸿运当头的啤酒,喝他个一醉方休,喝他个不醉不归。

大班长说,时间也不早了,白酒也没少喝了,你这也起大早,为了驴们忙乎的也该歇歇了,大家懂得他们两口子的一番用心,也很关心和爱护他们两口子。

咱们团长老邓的人缘好,老板还特意送了一箱鸿运当头的啤酒,不多喝就每人一杯,表示一下对老板和老邓团长两口子的谢意和感激之情。

举杯共饮之时,不但鸿运当头,红日也当空照,好运常相伴,有福之人,齐聚福地。

云层竟逐渐散去,刚刚还耀武扬威的狂风,此时已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室外恢复了宁静与安详。

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六月天,娃娃脸”?这脸变得也太像四川的变脸戏了吧?我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神奇与变化多端。

带上每次都说不好意思,又每次都欣然接收,老邓团长送大家的香甜可口的友谊香瓜。

回去的时候,亚波坐大家车走的,大家车的人又顺变去老邓团长的自留地看了看,老郭随手拍张照片,秧苗刚刚破土而出。


古时车马慢邮件慢如,我的故事讲的也慢,只因贪玩被美景吸引,被同学真挚情谊感动,每一个细节都浓墨重彩。

如今我提笔写到此处时,已经出发在路上一个月了,月子里的孩子也该满月了,在老邓团长的辛勤浇灌下,秧苗已茁壮成长,带到秋收结硕果。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什么花结什么果,愿大家播种的友谊之花,在大家的精心呵护共同灌溉下,

如白郁金香一样的纯洁,

如黄康乃馨一样的长久,

如小毋忘我一样浓情厚意、永恒,

绽放得更加灿烂夺目,常开不败历久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