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讷的老公

凌晨二点钟,我睡意朦胧得摸了一把身边的孩子,哎呀,好烫!

孩子额头的温度传递到我手心里,一激灵我就醒了。起身推了推老公,“老公,醒醒,宝宝发烧了”。

我把宝宝抱了起来。由于发热的原因,宝宝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又继续钻进我怀里睡了。

我抬头看看老公,他还没醒。我又踢了他一脚,他才缓缓直起身来。“嗯…干嘛…老婆”面前的老公如孩子般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气不打一出来,但又强压了下来,毕竟孩子要紧。

我让老公打一盆水来孩子擦拭身体,喂下一包退烧药后,孩子渐渐地不再哼唧,睡得很香。

我轻轻地将孩子放在床上准备睡觉,却抬头看见老公还坐在那里发呆。“老公,睡觉”“是,老婆”。

哎,这男人,太老实了也不好,像个木头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