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淬火,重返汝阴

华北平原南端,汝阴市颍上南路,PAPaya电音厂牌外,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青年男女打扮时尚,装饰潮流,在店门口排起了6条长龙,今晚注定又是一夜疯狂。

队伍后边一位身材细长,脸颊黝黑的男士,身着黑色短袖、长裤,搭配健壮的肌肉,显得孔武有力。

此人名叫甘坤,看着眼前的一切,过往的伤痛,历历在目。

肖昕玥就是在自己眼皮子下,被别人抢走的。

三年前,甘坤和女友肖昕玥就在这个城市中打拼,大学相识、相知、相恋、相爱,打算国庆结婚。

肖昕玥清纯可爱,聪明伶俐,每逢周末他们都会相约去游玩。

6月18日,两人在观景路吃完晚饭,准备回家,一路上手拉着手,有说有笑。

却不知道,危险将至,两个人的命运即将发生改变。

马路上灯光点点,行车断断续续,他们转过一个路口,突然五六个壮汉挡住了去路。

甘坤一把护住昕玥,生怕他们对昕玥不利。

“甘坤,好不容易找到你,快还钱!”说话的是这帮人的老大,鲨鱼信贷企业老板陈天。

虚惊一场,原来是要账的。

“哥,您在宽限我几日,我正在想办法。”甘坤请求。

“在我成天的字典里,就没有宽限这两个字儿,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不等甘坤再说,成天一挥手:“给我打。”

随即两个壮汉上前,对着甘坤拳打脚踢。肖昕玥面无惧色,伸出双臂挡在前面:“你们凭什么打人?”

“嘿,没注意,还带着这么个火辣妞,我喜欢。”成天打量着肖昕玥,打起了如意算盘。

“不就欠钱吗?还给你们不就行啦。”

“30万,马上还钱,两清。”

肖昕玥听后,惊讶的转过头看着甘坤。

甘坤扑通一声跪地:“昕玥,我对不起你,前段时间我在网上接触了赌博,把大家攒下准备结婚的钱输了,为翻本,我就找了他们,借了10万块钱,也输了个精光。”

肖昕玥眼里的泪水在打转,强忍着转过身:“借了10万怎么就变成了30万,你们抢钱啊?”

“你嘴巴放干净点,说好借10万按期还钱,逾期利息翻倍,正好30万,今天要是不还钱老子就打断他两条腿。”成天恶狠狠的说。

打量肖昕玥一番,成天笑着说:“要不然你跟我算了,这30万一笔勾销。”

“一人做事一人担,昕玥你快跑。”甘坤冲过来吼道。

“给我打。”两壮汉顿时又对甘坤一顿猛打。

肖昕玥哭着想去拉开壮汉,却被成天困住。

她拼命地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甘坤被打倒在地,然后被拉起来再打倒在地,鼻青脸肿,血肉模糊,已经晕死过去。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肖昕玥的声音已变得嘶哑,“我答应你。”

成天嘿嘿一笑:“这就对了嘛。”

肖昕玥挣脱跑过去,抱着甘坤大哭。

甘坤努力的摇摇头,示意肖昕玥不要答应。

“走。”成天挥了挥手,两个壮汉架起了肖昕玥,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师父,我已经到了。”甘坤从回忆里,缓过神来。

“弘扬集团千金的资料,给你发到手机了,去吧,让为师看看这三年魔鬼训练的成效吧。”

挂完电话高,甘坤朝着电音店走去,低沉有力的说:“昕玥,我回来了。”

排队人群中,有人发现了甘坤。

“快看,那人真帅呀。”一个女人对她的姐妹说着。

瞬间大家的目光,聚焦在甘坤身上。

“那个人,好像是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甘坤吧。”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

顿时,大家的态度360度大转变。

“窝囊废。”

“真是没用,要是我早就没脸见人了。”

“这种地方,他那样的穷光蛋,也只能在门口看看。”

“快滚,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甘坤没有理会众人,仍旧往店门口走去。

“他都不会排队,难怪没用,哈哈哈。”这话引起了一群人嘲笑。

到了门口,甘坤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门卫脸色变得煞白,鞠躬大声喊到:“欢迎光临!”

甘坤从容走进去,吵闹的人群顿时鸦雀无人。

店里灯光闪烁,音乐火爆,一群穿着暴露的美女在台上热舞。

在一个包厢里,三女两男,正在喝酒。十几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壮汉,在包厢外守候。

这群壮汉,正是罗文军的保镖,罗文军是罗家未来的接班人,罗家在汝阴市里可谓只手遮天。

罗文军风流成性,整日吃喝玩乐,对弘扬集团的千金吴丽早就心怀鬼胎。

多次追求,都吃了闭门羹,这次通过吴丽的闺蜜郝菲菲,才得已在此一块喝酒。

吴丽自来后,一直低头看手机,对罗文军一伙人爱答不理。

罗文军对郝菲菲眨了眨眼睛,吴丽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倒进酒瓶里。

“能够邀请到吴小姐,是我罗文军的福分,来我敬你一杯。”

郝菲菲赶紧,给吴丽倒满酒。

吴丽仍旧玩着手机,一只手端起酒,头也没抬。

罗文军心中大喜,“你现在这么拽,待会让你叫爸爸。”

吴丽一口而尽,包厢里其他人相互对了对眼色,说:“大家去跳舞吧。”

吴丽看了一眼郝菲菲说:“菲菲,我感觉不舒服,大家回去吧。”

郝菲菲笑着说:“来都来了,就好好玩一下。”

“那你们去跳舞,我先休息会。”吴丽四肢乏力,有些昏昏欲睡。

郝菲菲一伙出去后,包厢里只剩下罗文军和吴丽。

罗文军走到门口对一个壮汉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要是坏了老子的好事,我要你的命。”

此时,吴丽已双眼迷离,全身躁动,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摸。

罗文军大喜:“小宝贝,哥哥来了,在这里,还没有我罗文军得不到的女人。”

一边说着,罗文军一边褪去自己的衣服。

“哐…”

“嘭”

包厢外传来,打斗的声音。

“妈的,谁他妈活腻了!”罗文军骂骂咧咧的穿起裤子。

皮带还没来得及系,就被一脚踢飞了出去,趴在地上动弹不得,鲜血从嘴角流出。

“我可是罗氏家族……”话音未落,又被踹了一脚,彻底晕了过去。

“吴小姐,我是您的保镖,甘坤。”踢晕罗文军的正是甘坤。

见吴丽已经不省人事,甘坤上前抱起吴丽,径直走出包厢。

那十几个壮汉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不是断了胳膊就是折了腿,没叫唤的完全是晕死过去了。

灯光闪烁,音乐依旧,人群中让出了一条路,甘坤抱着吴丽,快步走了出去。

吴丽双手搂着甘坤的脖子,紧紧的贴在甘坤胸口,拼命的往上亲,可惜没有力气。

甘坤把吴丽放到车上,快速驶出去,停在了爱梦大酒店。